当前位置: 主页 > IT > 正文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2018-07-04 网络整理

編者按:在迎來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為銘記上海產業在艱難中起步,在探索中發展,在新的起點上揚帆再啟航,傳承上海產業工人迎難而上、無私奉獻的精神,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工作黨委與人民網上海頻道、上海廣播電台、解放日報社,聯合推出“改革開放再出發,上海制造新征程”主題報道活動。活動貫穿全年,在人民網上海頻道、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黨建網、“上海經信委”、“人民網上海”微信公眾號、上海廣播電台990早新聞、《今晚》欄目等平台陸續推出。

“1991年12月15日凌晨零點14分,秦山核電站正式並網發電!”

曾親身經歷秦山一期核電站起步及發展全過程的市核電辦“老法師”汪祖蓉,對上海核電事業如數家珍,每一分每一秒,都牢牢鐫刻在腦海中。

27年前,作為中國大陸第一座30萬千瓦核電站,秦山核電站(又稱“728”工程)的發電,結束了中國大陸無核電的歷史,也使中國成為繼美、英、法、前蘇聯、加拿大、瑞典之后世界上第七個能夠自行設計、自主建造核電站的國家。

“728”工程由上海承擔主要設計﹔全部設備70%都是國產,主要設備一半是上海的。秦山核電站有著深深的上海元素和烙印。

與國際核電技術相比,從望塵莫及、望其項背,到並駕齊驅,如今甚至在有些方面有所超越……中國核電的發展過程中,上海核電地位和作用不可磨滅。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1991年中國大陸第一座商用核電站——秦山核電站並網發電(上海核工院提供)

篳路藍縷 秦山核電標志中國核電實現“零的突破”

“上海是我國命脈產業的基地,由於少煤缺電,許多工廠面臨停產,更有新辦的工廠不敢開工建設……”1969年底,來自上海的一份緊急報告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關注。

1970年2月8日,上海傳達了周恩來總理“從長遠來看,要解決上海和華東用電問題,要靠原子能發電”的指示精神,並開始研究部署核電站的建設工作。

由此,開啟了中國和平利用核能、核工業“軍轉民”的嶄新一頁。根據周恩來總理的指示,要通過 “728”工程掌握技術、積累經驗、培養人才。圍繞“728”工程,上海成立了“728”工程領導小組(上海市核電辦公室前身)負責項目推進總體協調,組建了“728”工程設計隊(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前身)負責工程總體設計。

但由於國內外政治、經濟等多方面因素,改革開放前,核電起步困難重重。作為首座核電站,項目技術路線、堆型方案的選擇經歷了無數次曲折反復﹔定位也一再轉變,從最初的“原型堆”、“試驗堆”到正式確立為“商用堆”,工程建設也是步履維艱。

“中國工業基礎比較薄弱,制造、材料、工具、手段、人才、標准、整個體系的能力都不足。當時情況下,是以舉國之力,匯集了437個單位參加秦山工程建設。”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鄭明光院長回顧道。

二十年時光流轉,秦山核電站自力更生,從無到有,到並網發電、安全運行,凝聚了中國一代核電人的智慧和心血。同時,秦山核電站的成功建成,不僅促進我國初步建立了包括核電評審體系等在內的“八大體系”,也成為了中國核電發展的搖籃。

“很自豪!設計、建造、驗証、裝備……100多家上海企業分布在這個產業鏈,全部參與的將近200家,更是長三角聯動的典范。上海擁有國內最完整的、最成體系的核電產業鏈,這在世界也不多見。”上海核電辦公室副主任張宏韜說。

“上海核電產業初步形成了‘兩柱一台’的發展框架,即設計支柱、裝備制造支柱及產業服務平台。”汪祖蓉回憶到,就在秦山核電站發電后的15天,1991年12月31日,我國就與巴基斯坦簽訂了成套出口同樣30萬千瓦級堆型機組的合同,成為當時我國能源領域規模最大的、綜合性最強的、科技含量最高的出口項目。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2000年中國第一個出口核電站——恰希瑪核電站1號機組完成臨時驗收並交付巴方管理運行(上海核工院提供)

三十萬千瓦到百萬千瓦站在世界高起點中國核電實現新騰飛

“上海核電品牌是秦山一期打響的。”1982年,從上海鐵道學院機械化專業畢業后,唐偉寶進入上海鍋爐廠工作,便投身到中國的核電事業,從上海電氣的一名工程師成為領軍人才。

從秦山一期核電站起,唐偉寶便參了核電站蒸汽發生器的研制工作。核電蒸汽發生器,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核島承壓設備制造能力的最高技術水平。

得益於中國改革開放,秦山二期六十萬千瓦核電站蒸汽發生器、壓力容器的設計和制作技術方面有機會與國外合作。唐偉寶回憶到:“由於經濟方面的窘迫,無法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值得一提的是,業主方主動出資與美國西屋和日本三菱簽署了技術轉讓合作協議,唐偉寶等人抓住機會出國接受培訓,真正接觸到核電質量管理等核心技術,這也為上海電氣核電發展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秦山二期六十萬千瓦蒸汽發生器(上海電氣提供)

2005年起,中國核電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一度,大鍛件資源落實及U型管的鎖定曾制約了上海核電進入二代改進型百萬千瓦核電核島主設備領域,但上海電氣人不畏艱辛,通過艱難的談判,鎖定資源,取得核電業主的信任。之后,該集團首次將紅沿河、寧德的百萬千瓦核電蒸汽發生器、壓力容器和穩壓器等設備的制造任務交由上海電氣負責。

從三十萬、六十萬千瓦到百萬千瓦,從二代到“二代加”核電技術進步,完成了自主開發到技術進步的跨越﹔面對國外更加先進的第三代技術,上海核電人積極開展第三代AP1000、EPR核島主設備制造技術的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以及開展第四代核電高溫氣冷堆核島主設備制造技術的研制工作。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AP1000 海陽2號壓力容器容器組件(上海電氣提供)

面對中國核電的發展,上海建設了臨港重裝備基地,實現了高端制造能力質的提升。“通過國家重大核電重大專項的支持、地方政府的配套、大學前端的基礎研究和創新、設計院提出整體型號技術發展要求、以及上海電氣裝備能力的落地,上海核電產業能力得到全面提升。”鄭明光院長認為,前端技術能力、設計能力,型號開發能力、設備能力,形成整體配套,相互支撐。核電強國帶動制造強國!

上海核電:從“零”走向“深藍”自主創新釋放“國之光榮”

臨港核電制造基地(上海電氣提供)

更多关于 IT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