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本地 > 正文

南昌西湖区3个小区唱了一台“自治戏”

来源:网络整理

    5月24日中午,指着办公用房、办公桌椅等办公用品,已经73岁的彭慈雷说:“这都是业主们捐的!”

    彭慈雷是南昌市西湖区新田绿洲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小区经历多家物业公司撤走后,居民开始自治,,成立业主委员会,彭慈雷被选为业委会主任。居民们通过捐助的方式,实现“我的事情我作主”,使居民迫切需要、热切关注的民生问题,以最佳途径落地、最快速度见效。

    像新田绿洲这样有亮点、有特色的小区,西湖区还有两处,分别是下塘塍上社区、奥利雅苑小区。西湖区民政局局长张武松说:“居民自治减轻了行政管理之重。”

    87号楼的蜕变

    西湖区广润门下塘塍上社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起的社区,87号楼住着113户人家。5月24日上午,凉爽的天气,在87号楼三楼的露台坐满了老年人,他们休闲聊天,地面干净整洁,花草摆放整齐。

    谈起这一变化,居民们说的很在理:“现在居民是自觉治理,谁不爱惜自己的家。”

    西湖区人社局副局长龙冰,还有一个身份是下塘塍上社区第一支部书记。他记得刚上任的第一印象:露台杂乱无章,晒衣服的铁丝像个蜘蛛网,大家都将露台上的空地占为己有。因此,邻里之间矛盾不断,社区干部只能每天疲于调解纠纷。去年农历小年,对87号楼开展小区自治治理,效果明显改变。

    据了解,2014年7月,西湖区取消了无法律、无文件依据,上级部门转嫁给社区的81个工作事项,让原本由上级部门完成的工作事项回归原单位,让社区回归其原有自治功能。

    松绑了来自“上层”社区自治的束缚之后,西湖区民政局去年下半年开始,酝酿小区居民参与到社区自治当中来。正是得益于小区自治,记者在下塘塍上社区采访所见,每个楼道口放着扫把,大家见着垃圾都会清扫一番。

    这或许是一个简单垃圾清扫,足以可见小区居民的“我的小区我来爱!”

    乱象倒逼治理

    西湖区地处南昌老城区,大部分区域是开放式住宅,垃圾乱扔、广告乱贴、杂物乱堆、电线乱拉。而物业管理公司存在不主动作为、不能解决群众诉求情况,造成居民对社区公共事务参与的热情没有被调动起来,在社区公益活动和突发事件处置中存在袖手旁观看热闹的现象。

    对此,西湖区民政局运用形象直观的语言归纳为:“美丽的街道,杂乱的小区,危险的电梯,乱停的车辆,冷面的物业,缺失的用房,无奈的社干,孤独的老人,吃瓜的群众。”因而,张武松直陈,西湖区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非加强不可。那就是借鉴深圳、成都等地已经成熟落地小区自治的管理经验,让社区干部从中“解放”出来。

    “这种模式在全省比较鲜见,就是小区里的事,要让居民共同商讨决定,这里面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尊重群众意见,不能由社区干部越俎代庖。”张武松说,“居民自主‘议事’‘管事’,在民主协商中寻找利益平衡,居民纠纷和矛盾慢慢会减少,政府的负担也小了,大家都会轻松起来。”

    徐娟对此感触最深,她任职下塘塍上社区主任刚满3年,此前,每个星期要跑四五趟87号楼,调解纠纷矛盾。现在一个月难得来一趟,腾出的时间用来开展居家养老等服务。

    有400多户的奥利雅苑小区,曾因为物业公司不作为,小区内的电梯全部停运,小区居民集体到西湖区政府上访。而现在通过自治,小区治安好了、停车规范了,环境变美了。关键的邻里之间关系、社区干部与居民的关系融洽了。

    抚生路社区负责人也不怕揭丑,原来文明创建抽样调查、群众安全感调查等,都要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做工作,教他们如何回答。“有些不买账,我们也很无奈,现在关系理顺了,不要我们上门教居民怎么说,小区居民自动点赞。”

    治理带来实惠

    下塘塍上社区87号楼是西湖区民政局推出的小区居民自治的“试验田”,除此之外,还有奥丽雅苑小区、新田绿洲小区。这些小区居民从陌生人到熟悉人,再从熟悉人到亲人,最后到社区治理的主人。

    之前,新田绿洲小区的物业公司收集到的居民群众普遍反映的诸如小广场、小井盖、小台阶等问题,往往要经过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真正解决到位。因而,居民拒交物业费,令小区陷入了恶性循环。更为重要的是,上述问题一度影响了居民不愿参与社区或者小区举办的各项活动。

    业委会主任彭慈雷老人退休前是西湖区发改委下属企业八一开关厂原厂长,也是一名老党员。彭慈雷引领业委会其他成员一起通过聘请物业经理人组成物业管理部,对新田绿洲小区实行自治管理。业主委员会成立之初,分别清理了小区的卫生死角、楼栋杂物、修剪了树枝和花坛杂草、处理了原业主遗弃的废旧摩托车和电动车及自行车、拆除了五花八门的停车位地锁,铲平了菜地。业主们看在心里,也愿意缴纳物业管理费,去年物业管理费缴纳率100%。

    同时,小区物业费比原来有物业公司时便宜了0.15元/平方米,根据2016年底资金结余状况,今年3月业委会还决定每户返还300元红包。

    西湖区民政局副局长吴刚说:“只有小区这样的微小细胞自治好了,社区这个大细胞才能真正实现自治。目前,正在总结经验,在更多小区推广。”

    这正契合了今年4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要求坚持依靠居民、依法有序组织居民群众参与社区治理,实现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共享。

    “这3个小区面对的是之前物业公司责任感不强,或是老旧小区没有物业公司开展的小区自治。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较为理想。”业内人士指出,小区自治不是解决新老小区所遇到问题的“万能钥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除了这种自治模式外,还可以探索业主委员会与物业管理公司的“共治”,通过购买专业物业公司服务,业委会实施监督,小区治理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效果可能更好。

更多关于 本地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