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1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2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3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4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5

五四运动开创大连历史新纪元


6

1.大连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旗手傅立鱼先生

2.大连中华青年会会所(今址天津街107号)

3.大连中华青年会会报(1920年7月1日发行)封面

4.《泰东日报》发表的署名鹃魂:《六个月间的李宁》(连载)和瞿秋白:《中国的劳动问题?世界的劳动问题?》

5.大连中华青年会夜学部首届开学典礼师生合影(1921年1月21日)

6.大连图书馆藏《新文化》(青年翼)月刊的合订本

100年前,五四运动把中国革命的大潮引入闭塞的日本辽东租借地——大连,揭开大连现代史的第一页。回顾百年前的大连:新民主主义革命开端风云激荡,“德先生”“赛先生”的呐喊,振聋发聩。

大连史志专家刘功成

大连会集了一批

新文化运动的爱国知识分子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大连最著名爱国知识分子、大连地区社会影响最大的中文日报——《泰东日报》编辑长傅立鱼,先后聘请北京大学的刘涧躬(李大钊创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最早成员之一)及石三一、沈紫暾、汪楚翘、安怀荫、比乾一等一批关内的进步知识分子到大连,担任报社记者、编辑或教员。他们冲破日本统治当局对大连媒体和舆论的严密控制,把五四运动的消息披露报端。这犹如惊雷,唤起大连人民特别是唤起大连具有民族民主思想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觉醒,高擎新文化新思想的大旗,宣传“德先生”“赛先生”,对马克思主义在大连的传播作出积极贡献。其中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是傅立鱼先生。

“五四”前后,傅立鱼以“西河”为笔名,在《泰东日报》上写作和发表不少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和祖国内地新文化新思想运动的文章。例如:1918年11月28日—12月10日,《泰东日报》连载署名“鹃魂”,题为“六个月间的李宁”的文章,赞扬李宁(列宁——笔者注)的卓越功绩及其革命理论;指出:“我们若希望中国的安宁富强,人民的幸福快乐,是不可不学李宁的作法。”“中国的将来是很艰难的,不问是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我们不可不先有李宁的行事的精神、态度、意志、方法。”

五四运动是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发生的,是当时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这时候,新文化运动已不仅是反对封建主义的思想运动,而且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思想运动;不仅主张民主和科学,而且进一步主张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胡华:《中国革命史讲义》)大连也是这样,介绍新文化新思想,歌颂社会主义,赞扬马克思、列宁,阐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远景的文章,在报刊上经常出现。特别是五四运动的重要领导人、我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陈独秀及瞿秋白、陈望道等人的文章,不是一般地宣传马克思主义,而是侧重于结合中国社会实际,阐发革命的政治主张,提出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方略。例如:1919年3月4日,李大钊在《泰东日报》上发表题为“战后之世界潮流”一文,预言社会主义“这种社会革命的潮流,虽然发轫于德俄,蔓延于中欧,将来必至弥漫于世界”。这些文章指明了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道路,给大连人民提供了寻求自身解放的精神武器。

大连工人运动打开新的局面

五四运动的一个极为重大的历史意义,是中国工人阶级从“6·3”大罢工开始,“以自觉的姿态登上了历史舞台,并显示出自己的战斗威力”。大连工人阶级乘五四运动的大潮,罢工次数激增,斗争规模不断扩大,并开始提出经济的政治要求。1919年,大连工人同盟罢工55次,参加者14965人次;罢工次数和人数均创历史新高。其中,尤以 “8·19”日资建筑行业中国工人同盟罢工,使大连的日本资本家最为震惊。

1919年8月19日,大连饭冢工程局沙河口丁种宿舍工地、大连三田工程局隆摩町集体宿舍工地各有190余人,大连矢野商会乃木町丙种宿舍工地、大连加藤洋行建筑工地各有180余人,大连大仓组埠头用度课沙河口工地220余人,大连大庭商会建筑工地250余人,大连池内建筑部伏见台工地270余人,大连支歧组山县通、若狭町、松山台工地各120余人,大连住宅建筑用砖搬运工1300余人,及大连福昌公司信浓町水产会社工地等土木建筑工人总计3000余名,以物价上涨,生活困难为由,向资方提出增加工资的要求,没有得到答复,便联合起来罢工。大连建筑行业的日本资本家从未见过中国建筑工人有这样破天荒的大规模的同盟罢工,慌忙全体出动。他们采取对“不良分子”(即罢工领导人)辞退,对大部分工人进行分化瓦解,对听从“训斥”愿意复工的人增加薪金等多种办法,历时3天,勉强恢复生产。

“8·19”罢工是大连地区中国工人第一次全行业性同盟罢工。它宣示大连工人在五四运动中空前觉醒,开始了由自发斗争向自觉斗争,由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的转变。“8·19”罢工在大连工运史和大连现代史上的地位,可以与“6·3”大罢工在中国工运史和中国现代史上的地位相比较。

大连中华青年会——五四运动的产儿

辽东租借地当局把“培养能够服务于日本帝国主义在关东州经营一切事业的人才”作为教育的宗旨,对中国青少年进行奴化教育。日立学校里的中国儿童,学习的是日本语言、日本地理、日本历史。这严重地毒害了大连中国青少年的思想,严重地危害了中华民族的利益。

五四运动爆发前夕,傅立鱼在《泰东日报》社论中揭露:大连教育“不平等殊甚”,当局所拨教育经费预算中,日本人教育费八万三干四百五十二元,华人教育费四千九百十四元,而华人子弟是日本人的几十倍,且教育宗旨是培养“日本之忠孝子”。傅立鱼与沈紫墩等“五四”爱国知识分子在《泰东日报》上发表文章,倡导创办中国人社会教育团体,“如青年会之类,但必须是中国人独立自主的,不受外国人的津贴和干涉,不带宗教色彩”。这一号召得到大连各界中国人特别是得到爱国华商的响应。1920年7月1日,五四运动的产儿——大连中华青年会“正式成立典礼”在大连商业学校(今址中山区中心小学) 隆重举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