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背后暴利黑产业:“薅”垮平台逼停企业

探寻“羊毛头”:手握万号抢优惠 狠钻空子建黑产

在“羊毛党”的圈子内,不少骇人听闻的案例被传为“美谈”:某上市公司用现金激励推广直播软件,但10亿元以上的主播奖励大部分被“羊毛党”以黑卡套走;某电商平台发放“满2000元减50元”优惠券漏设使用门槛,有“羊毛党”一人就狂刷1.7万单……

“羊毛党”何以能短时间内攻击并“薅”垮一家平台?业内人士揭露,“薅羊毛”三字背后是巨大的黑产圈。

网易易盾业务安全产品专家刘庆介绍,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撒钱”吸引新用户、拉流量的活动,着实养肥了不少黑产业。黑产业分工也愈发精细,并不断利用新兴技术手段。

“新用户优惠”拦不住“羊毛党”的步伐:黑灰产人员或是拥有多达数十万乃至千万级别的手机黑卡库,或是利用“接码平台”的大量卡号资源,以每条0.1元左右的价格接收验证码,快速并大批量注册。高级的验证码技术有时也难以形成防控机制:“羊毛党”利用“打码平台”的人工智能技术,以机器、人工结合的方式识别各种图片验证码。2017年,绍兴警方就曾通报其破获的“快啊”打码平台案件,该平台3个月内就提供了验证码识别服务259亿次。

《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显示,互联网上缺乏安全防控的促销、红包活动中,70%-80%的优惠都会被“羊毛党”薅走。大规模的批量机器下单,甚至能够造成网站瘫痪。

面对“羊毛党”来袭,此前有电商平台紧急召回已发出的货物;有知名咖啡品牌紧急叫停赠饮活动。但经验丰富的羊毛党大多掌握专有“洗白”渠道,青睐高流通性的话费、Q币等产品,一旦变现就难以追回,很多平台不得不“吃哑巴亏”。

“饿狼”扑“羊毛”:从卡号到企业亟待建立安全网

掠夺网络资源、参与流量造假、逼停创业公司,“羊毛党”更像是一群“饿狼党”。事实上,他们的行为已不再只是游离于违法的边缘。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陆一律师表示,通过购买、交换或网络下载等方式获得私人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用以在网络平台注册换取首单优惠等,就构成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而“羊毛党”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取大量平台优惠券,则可能面临盗窃罪的处罚,各地量刑标准不同,在上海累计达到1000元就构成盗窃罪。

深探“黑产业”背后,他们抢占优惠的大量手机卡号究竟从何而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副主任杨天一介绍,除了实名注册的国内手机卡、境外手机卡等,根据业内机构的调查,目前流通的手机黑卡中80%以上是物联网卡。

杨天一表示,手机黑卡的平台化趋势亟须管控。除了进一步细化对手机实名制管理的规定,还应针对电信运营商号卡建立体系化管控机制,特别是针对物联网卡等新类别的号卡,最好采用专门号段,更要加强号卡供应商的资质审核和管理,严禁层层转售。

专家认为,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升级风控体系成为必要选择。刘庆介绍,由于黑灰产业群体应用的技术手段非常多,因此企业需要使用更多数据维度和指标,构建更复杂的策略、模型进行防御。另一方面,要整合互联网安全企业资源,形成有效的系统化合力。杨天一建议,建立共享的黑卡数据库,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为进一步加大对黑卡的精准打击等提供支撑。  (参与采写:缪培源)



上一页 

第 [1] [2]  页

{}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