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向社會征集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最高獎勵20萬

人民網上海5月16日電(王文娟)“2018年以來,上海先后打掉3個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摧毀惡勢力犯罪集團和團伙176個,依法嚴懲了一批涉黑涉惡犯罪嫌疑人。”今天,上海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辦公室朱亮警官介紹上海公安機關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的有關情況。

涉黑團伙“以商養黑” 利用“套路貸”斂財

奉賢分局在市局刑偵總隊的指導下,以在偵的兩起“套路貸”詐騙案件為突破口,通過縝密偵查、細致經營、快速施捕,成功搗毀以唐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2019年2月,該犯罪團伙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經公安機關偵查,唐某為牟取非法經濟利益,糾集多名有尋舋滋事、毆打他人等前科劣跡的人員組成團伙,在本市奉賢、金山地區從事非法高利放貸活動,並採取威脅恐嚇、毆打他人、滋事糾纏等暴力手段非法侵佔被害人財產,大肆謀取不法經濟利益。為掩蓋其犯罪行為,唐某先后成立上海錢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以金融企業的名義掩護其犯罪團伙的實體化運作。該犯罪團伙具備一定的經濟實力,骨干成員相對固定,除了有組織地實施非法高利放貸、暴力催收、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犯罪行為之外,,還組織實施了非法拘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尋舋滋事、詐騙、敲詐勒索、虛假訴訟等犯罪活動,從而逐步演化成為了新型、復合型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

現查明,該犯罪組織利用非法獲利購買了高檔住宅、豪車,並用來開設公司、循環放貸,以實現“以商養黑,套路斂財”。同時,由於犯罪團伙較長時間的滋擾,一些被害人及其家屬產生了極大的精神壓力,甚至有一些被害人房產被霸佔、工廠被關停、安全被威脅,造成了十分嚴重后果和十分惡劣的影響。

黑惡勢力私設“餐消聯盟” 勒索“管理費”200萬

2018年7月18日,青浦分局成功移送起訴一起壟斷餐具消毒行業的市霸團伙案件。2019年4月19日,該團伙的最后一名在逃人員楊某被警方抓捕歸案。

2018年3月19日,青浦公安分局白鶴派出所接到報案:當日下午,呂某在駕車為飯店配送消毒餐具的過程中,被他人強行截停,並口頭威脅其停止經營相關業務。呂某還反映,其雇主因拒絕加入一個由孫某組織的所謂“餐消聯盟”(即餐具消毒聯盟)而遭到威脅恐嚇。

青浦警方察覺到這條看似簡單的警情背后,可能牽扯出一股隱藏的涉惡勢力。根據“打小打早”的原則,青浦分局迅速成立專案組開展偵查。專案組一方面通過細致耐心地工作,逐步打消了部分受害人因擔心遭到打擊報復,而不願詳細說明案情的顧慮,從而收集到了大量相關証據。另一方面,專案組通過調查逐步摸清了該犯罪團伙的組織架構和人員分工。同時,通過向有關部門核實,所謂的“餐消聯盟”並未經過合法注冊或認証,實際上是私自成立的“非法組織”。2018年4月16日,青浦分局組織警力,先后將該團伙的孫某、錢某、謝某等人抓捕歸案。

現查明:犯罪嫌疑人孫某於2017年3月伙同錢某成立上海君霸餐飲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作為掩護,先后糾集錢某某、謝某、楊某等人,成立所謂的“餐消聯盟”,以協調餐具消毒市場分配、抬高市場價格為由吸引部分餐具消毒企業加入組織。之后,該團伙逐漸發展為採用威脅、恐嚇方式迫使其他從事餐具消毒的企業加入該“聯盟”,並強行要求各企業從經營利潤中抽取每套餐具2分錢或每月繳納固定費用作為“管理費”。

對於拒絕加入該“餐消聯盟”或拒絕繳納“管理費”的企業,該團伙採取暗中在餐具配送車輛上安裝定位器以跟蹤、截停配送車輛進行阻撓﹔強迫一些飯店不准使用“餐消聯盟”以外的公司配送的消毒餐具﹔向環保等部門惡意舉報等多種方式進行施壓,致使一些企業因無法正常經營而退出市場。經專案組排查,本市有10余家餐具消毒企業被迫加入該聯盟,並繳納所謂“管理費”達200余萬元。2018年11月30日,孫某等人以涉嫌尋敲詐勒索罪、舋滋事罪被提起公訴。

警方向社會征集涉黑涉惡線索 最高獎勵20萬

為深挖徹查、嚴厲打擊隱藏較深或仍在作惡的黑惡勢力,上海市公安局向全社會征集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主要內容附后),市公安局掃黑辦舉報電郵:sjshb2018@163.com﹔來信請寄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803號市公安局掃黑辦 ,郵政編碼200083。

警方將嚴格依法保護舉報人的個人信息及安全,舉報事項一經查實將按照相關規定給予最高20萬元人民幣的獎勵

向全社會征集涉黑涉惡違法犯罪線索的主要內容

1.威脅政治安全特別是制度安全、政權安全以及向政治領域滲透的黑惡勢力﹔

2.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農村基層換屆選舉、壟斷農村資源、侵吞集體財產的黑惡勢力﹔

3.利用家族、宗族勢力橫行鄉裡稱霸一方、欺壓殘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惡勢力﹔

4.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鬧事的黑惡勢力﹔

5.在建設工程、交通運輸、礦產資源、漁業捕撈等行業、領域,強攬工程、惡意競標、非法佔地、濫開濫採的黑惡勢力﹔

6.在商貿集市、批發市場、車站碼頭、旅游景區等場所欺行霸市、強買強賣、收保護費的市霸、行霸等黑惡勢力﹔

7.操縱、經營“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

8.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黑惡勢力﹔

9.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的黑惡勢力﹔

10.組織或雇佣網絡“水軍”在網上威脅、恐嚇、侮辱、誹謗、滋擾的黑惡勢力﹔

11.境外黑社會入境發展滲透以及跨國跨境的黑惡勢力﹔

12.黑惡勢力“保護傘”。

(責編:唐小麗、韓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