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正文

为成都打造引以为傲的大都市中心

2018-01-28 网络整理

为成都打造引以为傲的大都市中心

  成都远洋太古里规划与建筑负责人郝琳博士

太古里日益成为成都新地标 新与古、快与慢,在这里和谐共生

城市之道,在于把民众生活、人文雅致与自然哲学升华为街巷的氛围

成都的繁华之地、核心区域,一个楼面面积逾10万平方米的开放式、低密度的街区式购物中心——成都远洋太古里已经日益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地标。

成都从没有建筑像远洋太古里这样新旧交融碰撞:川西风格的青瓦坡屋顶与简洁的格栅配以轻盈的落地玻璃幕墙,成都远洋太古里既传统又现代,营造出一片开放自由的城市空间。

近日,成都提出到2022年,培育一批国家级示范商圈和老字号特色街区,形成商贸、旅游、文化、餐饮、康养五个千亿级消费市场,生活性服务增加值达到五千亿以上。

从规划到建设,再发展到成都耀眼的商业时尚项目,远洋太古里有着独特的设计理念,蕴含了对成都文化的演绎。日前,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成都远洋太古里规划与建筑负责人郝琳博士,郝博士坦言,这个获得美国城市土地学会(简称ULI)颁发的年度“全球卓越奖”的大规模规划的初衷是面向可持续都市的实践,为成都打造“引以为傲的千万人口大都市的中心”。

重塑城市中心区

当代全球都市思维 在中国作业的重要一步

成都商报:你是2008年开始设计太古里的,十年过去了,现在太古里发展得这么好,感觉怎么样?

郝琳:这三年来,成都远洋太古里项目逐步将市中心的特征集中体现出来,为都市中心片区注入多样性、活力和凝聚力,达成新旧交叠的多用途城市街区,将社会力和经济力融于都市空间设计,并得以提升,创造出让大家,特别是当地新世代引以为傲的千万人口大都市的中心。成都远洋太古里是为当代的人、当代的生活而设计运营,这样的实践,迈出了当代全球都市思维在中国作业的重要一步。

成都商报:大慈寺是一个完整的建筑,你后来在设计中也让它很完美地和旁边的商业体结合在了一起,和谐地共生。当初,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郝琳:大慈寺片区的历史文化故事、空间网络、肌理和秩序,给予我们叙事性规划建筑创作的灵感。传统的都市中心,原本就是以神圣祭祀、商业市场与大街小巷所拥有的世俗和公共性所组成。历史上大慈寺的国际兼容和开放性,以及玄奘大师融汇东西方的精神,都为这一都市计划注入了灵感。项目目标是重塑城市中心区。

都市更新的过程,如何回归到以大众需求为基础的都市主义,将各方期待、当代都市发展逻辑、营商消费价值、文化历史脉络等错综复杂的因素,通过众创汇聚的机制融合在一起,是巨大的挑战。

“解玉溪”引发的妙想

化大为小 城市之道在于街巷氛围

成都商报:在当初设计成都远洋太古里时,有没有特别有意思的故事能和我们分享一下?

郝琳:营造一处地方,意味着场所必须代表真实,成为日常生活的空间,并加强地方感。好的地方,能够支持我们,成为都市生活中的文明背景。这样的地方营造,在成都远洋太古里,既是新与旧的融合,也是东西方的碰撞与对话。多年前在项目创作过程中,已故前辈庄裕光教授和我茶叙时聊过很多关于大慈寺片区的故事,其中“解玉溪”一段印象深刻。

历史上有一条溪水曾经流经大慈古寺,名曰“解玉溪”,多么美丽的名字。这样的灵感,引领并启发我们团队在大慈寺红墙的周围规划了“慢里”的景观。一来水体倒影红墙,不但衬托出寺庙周边宁静优雅的气氛,也营造出了舒适的微气候环境;另一方面,也藉由对历史上“解玉溪”的当代演绎,反映出地方的记忆。

成都商报:外界评价,成都远洋太古里有着独特的设计理念,蕴含了对成都文化研究极高的修养。你并不是成都人,当初是如何破题的?

郝琳:重新赋予脉络,营造情境,,把价值重新组合起来,让成都人拥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地方,并引以为傲,是大家的最终目标。过程中涉及项目参与者的众创、文化历史因素的演绎、政府政策的支持、稳健的商业模式。

开发这么大规模的城市空间,美好生活的场所营造至关重要。在路上观察的基础上,我们引出一个核心创作理念:“城市之道,在于把民众生活、人文雅致与自然哲学升华为街巷的氛围。”街巷是这个项目中最重要的空间因素,是承载都市生活多样性的舞台。如何超越对单一建筑的体验,考量如何营造地方、记忆、脉动和真实,才是要义。开放街区、空间共享、混合发展、宜行都市、新旧融合、快慢呼应、文化资产,以及可持续发展等议题,都是这个项目的关键词。

太古里的打造没有简单公式

规划是为了 持久发展的宜居城市

成都商报:很多城市也受到了成都远洋太古里的启发,希望能够打造类似的古今结合的项目,你觉得太古里可能复制吗?

郝琳:都市开发、城市设计不是简单的速食面模式,没有简单的公式,而是因地制宜、因时就势。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特征,不同的文化历史脉络。即使是同城的不同片区,情况也大有不同,又怎么可能复制呢?不过,有一点值得和大家一起思考,就是如何真正将城市公共空间融入到城市开发里?我想,提供高品质的开放空间,并籍此激发活络的城市生活与经济活力,反倒是大家可以借镜和一起努力的方向。

成都商报:成都正在培养示范商圈和特色街区,能够给予一些建议吗?

郝琳:这些年来,成都远洋太古里面向的不是僵化的机械时代思维。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要思考为什么做设计,为谁做设计,设计能否激发众创并共同创造美好的生活。这个时代的规划,不是指令性、强制性的过程,而是倡导性、促进性和如何推动热情这件事。规划更注重软性的层面,比如社交、共享、感情、心理、现象、文化、体验、气氛等因素,最终得到的才是能够更为持久发展的宜居城市。

新与古,快与慢

“破题”太古里:

当代都市中心新型发展形态

打造像成都远洋太古里这么大规模的城市街区购物中心,又兼具旅游、商业、餐饮和古文化,其实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

郝琳是成都远洋太古里项目总体规划和建筑负责人,与他领导的规划建筑团队一起工作的还有当地合作设计院、景观建筑师、灯光顾问、标识顾问、艺术品顾问、交通顾问、影音顾问、环保评估顾问、保留院落修缮工程顾问、室内精装设计团队、幕墙顾问等,其中不乏国内外著名专家、也有精于保留院落保护修缮的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正是这一众智囊群策群力、各司其职,花费6年多时间,最后呈现出这个“精妙冠世”的大规模建筑群。

更多关于 评论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