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正文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一起走进成都考古的“黄金时代”

2018-06-09 网络整理

0609_2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王玲)6月9日报道 今天是“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记者了解到,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不仅免费开放,还将为市民带来重磅临展《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本次展览将首次集中展示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重要考古遗址出土的300多件/套文物。从考古发现到出土文物的文化内涵解读,再到文物修复背后的故事,带着市民看遍成都考古的“黄金时代”。

0609_5

0609_6

展览包含近30处成都平原重要考古遗址,从时代最早的高山古城遗址、到距今仅数百年的明代宦官墓群,时间跨度长达4000年左右;其中,出土成都平原最早人骨的高山古城遗址、北宋高官何郯及其家族所葬的何氏家族墓地、“地下青铜器宝库”双元村墓地等多个考古遗址更是从未与大众见过面的新发现。

考古“黄金时代”改写城市历史 过去的成都令人惊叹!

2001年,新世纪伊始,金沙遗址的惊世而出开启了成都考古发现的“黄金时代”,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老官山汉墓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内的各项重要考古发现接踵而至,改写着人们对成都历史的固有印象:

高山古城遗址保存着目前所见成都平原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人骨,是解开“成都人从哪里来”这一谜题的重要线索;飞虎村船棺葬出土的“成都”矛,这是目前发现成都平原最早的有“成都”铭文的器物;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模型为“成都造”高级丝绸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明,填补了中国乃至世界丝绸纺织技术的空白,经络漆人、简牍更是中华医学史上的重要发现;隋唐名寺福感寺的原址在实业街古遗址被发现……

0609_1

不断涌现的考古新发现不仅改写学术研究认识,也一次次刷新着成都历史的“新高度”,证实着古代成都人令人惊叹的成就:

紧邻江安河的红桥村遗址水利设施,是目前古蜀人治水防洪的最早实物见证,它的发现将古蜀人治水年代上溯到新石器时代,甚至比李冰治水还早近2000年,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智慧起源;春秋战国时期墓葬群双元村墓地被誉为“地下青铜器宝库”,这里出土的660余件青铜器纹饰精美,铭刻着神秘的巴蜀符号;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则证明了唐宋时期成都就已有了很高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管理水平,不仅街道、建筑、排水设施等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就连道路也是使用特制的细长条形砖竖砌而成,实用和美观兼具,4条铺砖道路纵横交错长达数十余米,这在中国城市考古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最早的防洪工程,精美的漆器、青铜器、丝绸等“成都造”产品,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锐意进取的同时不忘“休闲玩乐”……历史上的成都有太多令人赞叹之处,这些都将在《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等待观众的细细品读。

0609_3

科技与文保 考古也可以这样“酷炫”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还根据成都地区的考古实例,结合说明图版和植物种子、动物骨骼、冶金遗物等实物,为观众讲述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环境考古、冶金考古、空间考古等科技考古的应用案例。

0609_4

从金沙遗址象牙的有机硅封存,到赵廷隐墓壁画的完整揭取和保护,再到老官山饱水竹木漆器的提取和修复,文保人员的“巧手匠心”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无缝对接”,使文物得以完整保存。如此次展览中体量最大的文物——出土于商业街船棺葬的漆床,就是文保人员巧手修复的结果,这件漆床长约327、宽约143厘米,是同时期中国出土最大、最完整的漆床,这还是它第一次对外展出。

0609_7

《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中展出的双元村墓地、三星村遗址、飞虎村船棺葬墓群等遗址出土文物都是首次走出文物保护修复室与观众见面。此次展览完整地记录了文保人员如何对脆弱的文物进行提取、保护和修复的过程,他们如何解决世界性的文保难题,将在展览中完整地呈现给观众。

考古成都展将在金沙遗址博物馆一直展出至8月19日,展览期间还将举办系列讲座,邀请考古及文保专家亲临展厅,为观众揭开考古发掘、文物保护修复过程中惊心动魄的故事与花絮。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一起走进成都考古的“黄金时代”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更多关于 评论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