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正文

骗子假冒“同花顺”推荐牛股,济南市民仨月被骗84万

2018-07-03 网络整理

(原标题:骗子假冒“同花顺”推荐牛股,济南市民仨月被骗84万)

短短3个月,济南市民张宁投资损失84万多元,骗子“好心”提醒她取出账户内仅剩的2000元后,就和她断绝了联系,所谓的“现货铜”交易账户再也无法打开。

“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新型骗局。”2月25日,张宁向记者讲述自己的投资噩梦时,除了留在手机中的大量微信对话、带单操作记录,她还有一份尚未签约的“理财协议书”,上面加盖的公章是“杭州微顿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杭州的注册地已人去楼空。

第1步:加会员对方自称“杭州同花顺内参”,推荐的都是大牛股

去年7月,微信名为“安琪”的女子要求加张宁的微信,自称“杭州同花顺内参”,推荐股票。

“我炒股有几年了,也曾跟着一些机构做。我的微信不是实名,但安琪直接叫我 张姐 ,好像很熟,我没有多想就加了她。”张宁说,连续两周,安琪推荐的股票都是大牛股,每天涨得很好,“她劝我加会员,承诺3个月内账户资金升值30%-50%。”张宁当时股票账户的操作资金是10万元,向对方付费1万元后成为会员,先是买入安琪推荐的两只股票,一周后并没有上涨。自称主管的吴某加了张宁的微信,说是要亲自带着做,吴某让她卖掉两只没有赚钱的股票,告诉她“不要在乎一点点手续费,我给你推荐一只好股票”。但张宁换股后并没有期望中的上涨,反而一直赔钱,赔掉1万多元时,张宁有些着急,吴某称股市行情不好,建议她转到现货市场“赚钱很快很容易”,并发给她其他会员盈利的截屏。

第2步:转战场炒股失利,转入“现货铜”前3笔都赚了

“现在回想起来,荐股只是个诱饵,一旦加了会员,投资者赚钱心切,对方肯定不会让你在股票市场盈利,股票交易是在证券交易所开户的合法平台上操作,骗子的真正目的是把投资者拉进他们操纵的黑平台。我在整个交易过程中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张宁说,骗子的每一步都经过了精心设计,准确把握了投资者的心理变化。

在吴某引导下,2016年8月25日,张宁在“平天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开户,操作的品种是“现货铜”。炒股资金全部转入,按照吴某发出的指令买入或卖出,前3笔赚了2万多元。炒股亏损的1万多元补回来了,张宁很高兴,吴某要求她把资金追加到50万元,理由是“每月一次的大非农行情马上要来了”。赚到钱的张宁对吴某的话深信不疑,她成家不久,刚有了宝宝,拿出家中全部积蓄,将账户资金补到50万元。

第3步:大逆转一笔赚了20多万,但迅速从天堂跌入地狱

账户资金加到50万后,张宁在吴某的指导下,一单就赚了20多万元,张宁表示希望就此打住,要拿出账户中全部资金共70多万元。吴某则力劝她把资金追加到100万元,称平台与投资者共担风险,双方可以签订协议,无论张宁盈利或是亏损都“三七分”。张宁对此深信不疑,但她确实拿不出更多的钱,提出就用这70多万元继续做,双方签协议。

2016年9月,张宁还没有等来平台的协议文本,就迅速由盈利转入亏损模式,每天都在赔钱,“指导老师换了,姓陈,有两次老师喊反了单子导致爆仓,本来该卖,他让买,我原本什么都不懂都看出来了”。同样让张宁心惊的还有,一笔手续费3500元,保证金15000元,仅十几天的时间,账户资金从最高时的70多万降到79000元。

此时,心急如焚的张宁要求对方承担30%的亏损,自称市场总监的王某主动给张宁打电话,称陈某是新来的,私自接单,被公司开除了,给张宁换有经验、水平高的赵老师,原来的平台系统维护,要转移到“汇泰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手续费降到1500元,保证金降到4500元。

“我当时想的是,做得不好是老师的问题,换一个水平高的老师,说不定还能把钱赚回来就同意了。当然,现在看来,这是黑平台声东击西的手法。”张宁说。

第4步:再追加“补足100万给补损”投84万只剩2000元

在张宁的再三催促下,终于收到从杭州发来的“理财协议书”,奇怪的是协议仅有一份,加盖的公章是“杭州微顿科技有限公司”。

在赵某指导下,张宁的亏损面仍在扩大,有一次眼看要爆仓了,她只好又往账户中补了4万多元。按双方约定,如果亏损超出总投资额70%,平台应承担超出部分,她一再要求对方支付补损款。市场总监王某再次联系她,称按平台规定,张宁可以当时的70多万元为起点,只有总投资额补足100万元,平台才能补损。

2016年10月26日,为了拿到补损款,张宁向父母借了29万元,再次汇到平台指定账户,此时不算股票账户亏损及会员费,她仅在所谓的“现货平台”投资已达84万多元。

事与愿违,,亏损仍在持续,2016年11月18日,账户显示仅剩2000元。此时,市场总监王某提醒她把这笔钱取出来,并称平台正在清算张宁的亏损资金,很快就可以汇到她的账户。此后多日,王某等人一直称“正在清算,马上汇款”。到2016年12月初,曾经与张宁频繁交流的几个人全部“失踪”,电话、微信均无法联系。张宁发现自己曾开户的两个平台,账户全都无法打开了。

2016年12月底,张宁亲自到杭州寻找“理财协议书”上的“微顿科技有限公司”,在其注册地,这家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公开信息可以查到的两个联系电话均已是空号。

记者调查

黑平台骗一拨人换一个名字

近日,记者调查了解到,像张宁一样身陷“现货交易”黑平台、巨额投资血本无归的并不鲜见,他们上当受骗后组织了不少维权群。其实,如果投资者在面对利益诱惑时多一分理性,骗局并不难识破。

在骗局开始时,加张宁为微信好友的安琪自称“杭州同花顺内参”,同花顺公司的确在杭州,但其总公司相关人员明确向记者表示,从未组织客户在“平天国际”、“汇泰”两个平台交易。记者打开这两个平台的网站,虽然有首页,但上面的任何一条信息都无法打开,没有地址,电话是空号。说是“现货平台”,显然应该有实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事实上张宁参与的是期货交易形式,但并未在正规期货交易市场开户,其交易资金流入两个对公账户,分别是“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客户备付金”,并没有银行的第三方存管。

张宁交易期间,曾留下多个对方联系电话,记者分别拨打,仅一个还可以接通,对方称是“现货交易平台”,但并不是张宁开户的两个平台,而是“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显然,骗过一拨人之后,平台的名字就会更换。

更多关于 体育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