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图片 > 正文

“妈妈的妈妈”叫什么?山西有这么多叫法

2018-07-22 网络整理

  原标题:“妈妈的妈妈”在山西有哪些叫法?

  近日,上海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教科书中,将第24课《打碗碗花》原文的“外婆”改成了“姥姥”,引起网上热议。上海市教委对此回复称,根据词典显示,“姥姥”是普通话,“外婆、外公”属方言。这一下,南方的朋友不乐意了,南方都叫“外婆”,,为啥要学北方叫“姥姥”?尽管上海市教委已向社会各界致歉,并将“姥姥”恢复为“外婆”,但也由此引发了一波叫“姥姥”还是叫“外婆”的讨论。

  中国地域辽阔,方言众多,对于“妈妈的妈妈”称呼南北各地不尽相同。即使在北方也并不都是叫“姥姥”。以山西来说,光从读音上就有十几种不同的叫法。那么,山西各地人都是怎样叫“姥姥”的?不同的称谓在地域分布上有哪些特点?本报记者特别采访了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副教授余跃龙为您梳理。

  仅山西中西部地区“姥姥”就有多种叫法

  在山西中西部地区,“姥姥”的叫法有很多种。记者调查发现,在有些地方“姥姥”的叫法如果当地人不加以解释,从字面上很难联想到是“姥姥”。以吕梁地区来说,汾阳、孝义一带叫“布布”(音)居多,也有叫“伴儿”(音)、“贝贝”(音)的,交城叫“外外”,文水叫“婆婆”,还有一些地区叫“简婆”的。平遥、介休则称为“板板”(音),闻喜、新绛等地有称为“舅舍娘”(音)的。

  有的地方叫法和“姥姥”接近,在阳曲,有人把“姥姥”称呼为“娘娘”(两个娘都为四声);石楼、永和等地有叫“外婆”的;在昔阳、寿阳、五台等地,大部分叫“姥娘”,但发音略有差异,寿阳叫起来是“姥娘”(娘是平声),五台叫起来则是“姥娘”(娘是四声)。值得一提的是,在寿阳,一些四世同堂的家族一般把曾祖一辈,不分男女统称为“老老”,发音和“姥姥”相同。

  据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副教授余跃龙介绍,仅山西中西部对“外祖母”的称谓就有五大类,分别是“姥姥”“姥娘”“婆婆”“简/简婆/姐婆”和“外婆”。

  对于一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为什么会用来指代“姥姥”,余跃龙解释称,汾阳、孝义一带叫“姥姥”发“b”音的,其本字是“婆”,但语音起了变化。“简婆/姐婆”中的“简/姐”,其本字应该是“姐”,用以指代娘家亲属。

  “姥姥”的叫法并不是晋方言核心区域主流

  为什么山西中西部对“姥姥”的称谓有如此大的差异性呢?余跃龙介绍,该地区语言差异性大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保留了不同时代对于“姥姥”的称呼。山西中西部是研究山西方言的核心区,其语言的存古性可以与南方方言媲美,所以不像北京官话或者中原官话那样具有一致性。二是不同地区语言多次冲突的结果,以吕梁地区来说,历史上鲜卑、羌族、突厥等少数民族在此居住生活过,“姐婆”的叫法可能是少数民族语言的遗留转化。

  那么,“姥姥”的叫法在山西是主流吗?“以山西方言来说,对外祖母一般叫‘婆婆’‘娘娘’的居多,‘姥姥’的叫法并不是晋方言核心区域的主流。”余跃龙表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西境内表里山河、沟壑纵横的独特地势造就了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社会形态,最终投射在语言中就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方言。但不管是哪种叫法,都是一地的地域文化和语言习惯造成的,绝无对错优劣之分。(记者 胡永兰)

更多关于 图片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