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页 > 正文

内蒙古赤峰宁城县八里罕的普通农民对当地镇政府的控诉

2018-03-14 网络整理

一个内蒙古赤峰宁城县八里罕的普通农民对当地政府的控诉之路

咬破指头写状书,点点鲜血和泪珠

二十年来苦辗转,状告无门为哪般

莫非天要亡我家,支离破碎负债累

终得一纸判决书,以为可能是转机

谁料当地镇政府,教科书式把赖耍

违法违纪乱作为,企图推翻终判决

无视法律和法规,我已无力把他告

家中无米下的锅,何来力气与官斗

本想京城告他状,软禁监视阻出门

二十年来之眼疾,病情加重难恢复

痛不欲生怎受得,状书一封盼回音

若是还有王法在,

苍天啊,您怎忍心将我家来灭亡!

吕国芬,女,55岁,是住在内蒙古宁城县八里罕镇塔其营子村二组的一普通农民。陈东辉,陈东辉,男,58岁,与吕国芬系夫妻,现住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八里罕镇塔其营子村二组。吕国芬娘家住塔其营子村一组。父亲吕申,有四个女儿,吕国芬系老四。父亲吕申,于1997年10月7日去世,母亲吕赵氏,于1994年12月去世。

1979年-1981年,吕申一家5口人分得自留地3.6亩(吕国芬姐叁及吕申夫妇)、猪饲料地0.4亩。1982年,吕申为户主三口人(吕申夫妇与吕国芬)分得河荒地4亩。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承包了6.4亩土地(包括吕申夫妇及三女儿吕国芝,外甥王明强)。

1999年,宁城县八里罕镇塔其营子村委会违背上级政策,以吕申夫妻去世、吕国芬出嫁和吕申夫妇到吕国芬家生活等为由,强行将吕申河荒地4亩、自留地3.6亩,猪饲料地0.4亩,承包地6.4亩哄抢。

按照法律规定及当时县委政策,第二轮土地延包的原则是:“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根据这项原则,吕申一家原来所分得的土地,不应当收回。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法享有生存的权利。可是,父亲吕申在世时就被驳夺了一个农民的土地承包权,一直由吕国芬赡养。三姐吕国芝及两个子女从1999年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土地承包权。经济没有来源,生活无法保障,过着凄惨的生活。对此,吕国芬多次上访、起诉、上诉,申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机构仲裁。但上述单位互相推诿、扯皮,不予解决。法院认为:吕申、吕国芝未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其请求事项应当向有关部门申请解决。宁城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机构认为:1998年宁城县土地调整工作,是在中共宁城县县委宁党发(1998)61号文件第四条第三项规定,其举家外出两年以上,将土地收回,是执行上级政策,故驳回仲裁申请。仲裁机构所说“其举家外出两年以上”是指吕申老年后一直由吕国芬赡养。吕国芬家与吕申邻组,属一个村委会。

终于在2017年3月7日宁城县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民告官之案,并于2017年5月22日公开审理判决八里罕镇政府依法履行受害人2016年8月25日申请中的土地归属权属等法定职责,归还受害人土地,并赔偿受害人因此而造成的损失,并现已终审判决,本以为有这一纸判决书,可以换来的是涉案人员受到应有的制裁,我们维权之路可以因此而结束,哪曾想到八里罕镇政府根本就是明知是错误还将错就错,并在无视终审判决的情况下作出与此案根本不相关的一张文书,企图推翻终审判决,而法律也只能起到监督作用,并不能将八里罕镇政府怎么样,于是维权路又陷入了怪圈。

宁城县八里罕镇政府非法剥夺收回涉案土地行政行为达二十年之久,直接经济损失二百多万元,精神损失,名誉损失和人身损害造成的影响已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父亲吕申生前的债务得不到及时偿还,通过民间借贷,倒贷方式成为恶性循环,外欠债务二十起,100万本金左右,多年来所支付的利息达100多万元,现全年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受害人陈东辉为父亲吕申劳动1996年6月,眼角膜划伤无钱治疗失去劳动能力,双目基本失明,2016年4月份做角膜移植手术,视力恢复0.3,医疗费用花去10万余元,能从事正常生产劳动和民事行为,2017年10月20日,宁城县八里罕镇政府非法私自闯入受害人宅院,以莫须有的上访报复涉案诉讼,涉案土地惠农补贴举报为由,非法限制申请人的人身自由和非法软禁,在院子内外进行黑白监视申请人进出,致使申请人陈东辉情绪失控,导致眼角膜复发疼痛难忍,10月23日申请人被送到赤峰朝聚眼科医院就医手术,经诊断眼角膜已不能正常工作,只能用药维持现状,则必须进行第二次角膜移植手术,方有可能恢复原第一次角膜移植后的视力,否则面临的就是眼睛完全失明,无再恢复的可能,同时更没有能力外出打工,也并不能维持正常生活。

更多关于 网页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