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页 > 正文

明朝除了戚继光,还有一个瓦氏夫人和她的广西“狼兵”,同样令倭

2018-04-13 网络整理

明朝除了戚继光,还有一个瓦氏夫人和她的广西“狼兵”,同样令倭寇闻风丧胆

2018-04-09 08:04 来源:清风明月逍遥客 皇帝 /明朝

原标题:明朝除了戚继光,还有一个瓦氏夫人和她的广西“狼兵”,同样令倭寇闻风丧胆

广西瓦氏夫人是明朝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壮族女英雄,也是中华民族一位罕见的女英雄。她扶持丈夫至曾孙四代主政田州,力挽狂澜、抵御外侮、安境保民,建立了不凡的业绩;尤其是她率领广西狼兵跋山涉水远征抗倭的英雄壮举,一直广为百姓所景仰和传颂。

瓦氏夫人不似花木兰、佘太君、穆桂英等等,她们只是一些不见于史传的文学形象,瓦氏夫人则是一位史书有传、曾经真真实实地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女英雄。

明朝除了戚继光,还有一个瓦氏夫人和她的广西“狼兵”,同样令倭

瓦氏独撑危局主政 广西“狼兵”强大

根据《明史》等史志记载:瓦氏夫人,明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出生于广西归顺州(今靖西县一带)土官之家,壮族。从小攻读诗书,爱练武术,精通拳术,善于舞剑,懂兵法,有谋略,体强力壮,十余公斤的长矛在手轻如棍条。

她原名岑花,聪敏伶俐,性情豪爽,好打抱不平,助人为乐,长大后嫁与广西田州土官岑猛为妻,改姓为“瓦氏”。岑猛因起兵反明而被两广都御史姚镆打败,逃至归顺州,被知州岑璋(岑花之父)所杀。其子岑邦彦也因随父起兵反明而战死谷隘,,留下幼儿岑芝。年仅30岁的瓦氏,一要亲自管理州事;一要精心抚育幼孙岑芝成长。

瓦氏的一生,正是田州岑氏土官内忧外患最为深重的时期。长期的土司战争和无休止的争袭残杀,把田州弄得千疮百孔,社会经济凋零,政局混乱,民不聊生。而中央王朝长期以田州作为主要打击目标,使田州成为了时代广西土司各种矛盾的焦点。特别是岑猛死后,田州岑氏土司濒临倾覆。

30多岁的瓦氏以其过人胆识与谋略,力挽狂澜,消除了官族内讧,稳住了田州政局。她的重大功绩主要有三:第一,受命于田州濒危之际,重振田州,保境安民,促进了边疆的社会稳定,维护了祖国的统一;第二,以保边卫国为宗旨,练训狼兵,听从朝廷征调,为国家效劳;第三,抗倭卫国、抵御外侮。这也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功绩。

广西“狼兵”与《岑氏兵法》的来历

仿照瓦氏夫人和广西狼兵战阵而演化而来的戚家军“鸳鸯阵”。

广西“狼兵”最早出现于始于元朝初年,而《岑氏兵法》原来是叫《天狼兵法》的。

瓦氏夫人是一位名垂青史的巾帼英雄,她精通兵法,治军有方。尤其是她和广西狼兵在抗倭战场上英勇善战,大显神威的事迹广被传扬。

瓦氏抗倭屡战屡胜,除了广西狼兵精武强悍、勇猛无畏外,还极大地得助于《岑氏兵法》这部颇负盛名的、实战性很强的兵书。瓦氏夫人的阵法精髓“鸳鸯阵”,即由戚继光所吸收,着于兵法名篇《纪效新书》之中。她还将“鸳鸯刀法”传授给天都少侠项元池,为南北武术和中外武学的融合做出突出贡献。

明朝除了戚继光,还有一个瓦氏夫人和她的广西“狼兵”,同样令倭

年近六旬挂帅远征 倭寇闻风丧胆

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倭寇大规模侵犯我国江浙沿海地区,海滨数千里同时告急。面对倭寇大举进犯,明朝廷却束手无策。在福建巡抚谭纶、总兵俞大猷、参将戚继光等领导下,东南沿海军民浴血奋战,抗击倭寇(瓦氏长孙田州土司岑芝与数百名狼兵即在海南抗倭中殉难)。危局突起,明朝廷诏令兵部尚书张经总督各路兵马前往江浙抗倭。

张经曾总督两广军事,深知广西狼兵勇敢善战,上奏:“冠强民弱,非藉兵不可。”于是,朝廷决定征调田州等地狼兵出征,“从总督张经奏,起原贵州总兵白泫及广西都司指挥邹继承芳,俱充游击将军,往田州、归顺、南丹、东兰、那地调狼兵五千人各帅至浙御寇。”(见《明实录世宗肃皇帝实录》,嘉靖三十三年七月乙丑)。

对于瓦氏应征的经过无多大争议,但她奔赴抗倭前线的经过和线路则争论颇多,也论述不清楚。经过考证,瓦氏进军的大略经过是:

嘉靖三十三年(公元1554年)八月下间,瓦氏接到征调诏令。此时,她已经58岁高龄,她的孙子岑芝刚战死海南不久,长曾孙大寿继袭岑芝职,次曾孙大禄年幼,皆不能胜任军职,便请求督府允许她亲自带兵出征。张经素知瓦氏精通武术,机智而有胆略,便准其所请,并授予“女官参将总兵”军衔。

身负国恨家仇的瓦氏获准率兵抗倭后,怀着与敌决战,保国卫民的决心,率田州、南丹州、归顺州、东兰州和那地州等地狼兵总共6853人,战马450匹。瓦氏亲点随从女兵40余名及侄儿岑匡等24名勇猛家将随身。这支远征的狼兵,其中瓦氏田州狼兵4100名,狼目钟南、黄仁(岑大寿、岑大禄为挂名统领);归顺州狼兵863名,狼目黄虎仁;南丹州狼兵550名,狼目莫昆、莫从舜;那地州狼兵590名,狼目罗堂;东兰州狼兵750名,狼目岑褐;战马450匹皆由田州调出。

十月下旬,瓦氏狼兵在田州城誓师出发。狼兵自带军粮,登船至邕州(今南宁市,时因征交趾备有大战船)汇合,再乘大船东下梧州集结。十一月初途经藤县白马驿停驻数天,旬中到达梧州。十二月十四日,狼、官兵共6873名奉命出发,以帆船600艘载兵马顺江东下至广东佛山,然后逆北江、贞水至南雄郡;翻越大庾岭至江西赣州复下船,以舢板船600艘送至南昌;换乘400艘大赣船出鄱阳湖,过长江,经安徽,到江苏京口(今镇江市)南下大运河至丹阳(今江苏丹阳)。

但想不到的是,对于经过数千里长途跋涉、穿越18个郡前来抗倭的瓦氏狼兵,丹阳县尹、豪绅却避而不见,居民闭门不纳。瓦氏只好率领狼兵离开丹阳,徒步直奔牛镇;常州府用民船将他们送至嘉兴,向张经总督抗倭大本营报到。此时约为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二月中旬。三月初一,瓦氏军受命复归苏州,苏州知府林懋举以“祖宗旧制”为据,不让兵马进城,瓦氏狼兵不得不在城外枫桥扎营。三月五日,瓦氏即被派往松江,三月十二日到达江浙海防第一门户金山卫(上海金山区金山卫境)驻防,成为各路客军中首先到达抗倭前线的部队。

金山卫南临大海、西控浙界、北倚沙滩,倭寇自下八山,分舟可直捣浙直,故倭寇以此为主要登陆地,分犯江浙两省。瓦氏带兵来到抗倭前线,东南沿海人民久闻广西狼兵骁勇善战,名扬海内,视若长城,民心大振。

更多关于 网页 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