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树浓阴夏日长

- -

绿树浓阴夏日长

原标题:绿树浓阴夏日长

  春天渐行渐远,池塘里的莲花正迎着热烈的阳光灿烂地欢笑。

  刚过完五一小长假就迎来了立夏立夏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七个,也是夏季的第一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记载:“立夏,四月节。立字解见春。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正是这个季节,春天播种的庄稼开始长大了。

  二十四节气始于春秋,确立于秦汉,最早在春秋之时确定的是仲春、仲夏、仲秋、仲冬四个节气,相当于一年的四季了,后来逐步增加到二十四个。立夏这个节气在战国末年时(公元前239年)确立,确立的时间比较早,这个节气代表着季节的转换,也就是说从立夏开始就进入了一年的夏季。夏,在中国文明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夏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夏即中国,华夏与“夷狄”是相对的指称。

  按照气候学的标准,日平均气温稳定升达22℃以上才为夏季开始,虽然时至立夏,但江南的气温还是时高时低。如果说春江水暖鸭先知,那么初夏风和就是女人知了,年长的人或许还焐着棉袄,但街上早已裙带摇摇、衣袂飘飘,女人总是最能够感知初夏的温暖,跟随季节的转换而巧妙装扮自己,而我却觉得初夏时节分明还夹杂着几分凉意。

  世人似乎对春更加情有独钟,以为春天才会山花烂漫,春天才是播种的时节,春回大地则喜,春去人间则伤。其实夏天在农业生产中是一种最重要的季节,江南以鱼米之乡著称,种植水稻具有悠久的历史,以往习惯种植早稻、晚稻两季,立夏时节正是早稻插秧的季节,过了立夏大麦等春花作物开始成熟,这是一年中第一个收获的季节。立夏以后的农村十分繁忙,既要插秧,又要采桑叶养蚕,田里的大麦也开始黄了,看到随风起伏的麦浪和日渐长大的春蚕,心里总是充满喜悦。

  一个节气只有半个月,但短短的时间却有许多变化,《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记载:“初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蝼蝈在乡下称作泥蝼蛄,,春耕后突然从地下爬出来,而这个时间正是立夏的初候,蝼蝈长得胖嘟嘟的样子,羽翅却很短小,晚上看到灯光会拼命扑过来,一扑到电灯就叭嗒一声落到地面,再要飞起来几乎不能,古人说它有五能却不能成一技,皆因它“飞不能过屋、缘不能穷木、泅不能渡谷、穴不能覆身、走不能先人”,身具五能却没有一个强项。到了二候,蚯蚓及时地感知到大地的温暧,开始从地下钻到地面。到了三候,王瓜开始开花结瓜,王瓜不是黄瓜,其藤蔓似栝楼,初见此物常以为是野生的栝楼,等到成熟之时却发现其瓜小而皮红。

  立夏是一个节气,也是一个季节的转换点,在不同的地区便赋予了不同的意义,虽然在传统习俗中不是在每一个节气都有仪式,但立夏却是特别有仪式感。在海盐立夏有“吃三白”的习俗,三白指的是白水焐肉、白煮蛋和豆腐拌蒜末。平时吃肉大多是红烧或小炒,这一天却是只把肉放在水中煮熟,然后切成薄片醮酱油和蒜泥吃,不知道是为了吃肉还是尝新蒜的味道。时至立夏,地里的新蒜已经长大,蚕豆也已长实,母亲一早便在地里拔蒜头、摘蚕豆,蚕豆还要剥成豆瓣。父亲吃早茶回来,顺便买了肉和豆腐,做饭之时在米中放了豆瓣和咸肉,也就是所谓的“野米饭”,但现代人等不及这一天,在立夏之前就已约了三五知心好友去某个农家乐烧野米饭,虽然吃的很普通,但过程充满乐趣,留在口中的余香又是一年的乡愁。除了吃三白,还要做一道水花菜豆瓣汤,本来很平常的一餐饭,却赋予了浓郁的乡土味道。这时的蚕豆刚好长实,或许吃蚕豆只是图一个新鲜,但这个季节正是养蚕的时节,蚕豆的名称是因其形似蚕而得,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另人喻意。与“吃”相关还有一个习俗,那就是立夏称体重,以前只有生产队才有大秤,到了这一天,村里人从仓库里拿出一杆大木秤支在晒场上,大家轮流秤体重,司秤人一面看秤花,一面说着不同的吉利话,家长们更是喜欢带自己的孩子去称重,或许他们要测量一下自己的孩子从去年到现在长了多少。

  过了立夏,天气开始真真的炎热起来,树上的水果开始长大成熟,桃李、杨梅“粉墨登场”,树木枝繁叶茂,正是“绿树浓阴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的美好时节。

(责编:王丽玮、吴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