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组织“转行”婚恋交友?这样的“跨界”太可怕!

聊天筛选发展目标 该犯罪团伙主犯陈某通,于2015年虚构了 中国互联网电商协会 、 中国营销协会 ,随后以此名义招募会员。
每个人缴纳6800、8800、9800元不等的会员费,才能进入这个组织。
加入的人,有的是被会员拉进来的老乡或者亲朋好友,有的是婚恋诈骗的受害者。
 \  传销会员发展下线的第一步就是网罗目标,迫切想要改变现状甚至渴望一夜暴富的人都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人群。
会员不仅会通过梳理自身的人际关系,找出对应的人将他们拉进组织,还会在网上以婚恋交友为幌子,通过聊天筛选发展目标。
入会之后,这个传销组织统一发放作案手机,统一安排吃住,一般是10男1女住在一个出租屋里面,他们称之为 家 。
家里没有电视、书籍或者报纸,严禁加入本人的亲属和好友,信息与外界是隔绝的。
 \  除了吃饭睡觉外,他们绝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实施诈骗和相互交流如何诈骗的心得,定期还会集中组织培训诈骗方法。
由于大部分人员学历较低,法律意识淡薄,久而久之认知会发生扭曲,进入狂热状态,自发地拉人和实施诈骗,诈骗所得如数上缴。
  严格奖惩机制 内部分工明确 这个团伙按级差制度计算报酬,初级每月3500元,中级每月17000元,高级每月可达到12万元,额外的提成则按非法所得动态分配,内部称为 岗位分配金 。
这听起来报酬似乎非常诱人,但随着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个团伙并没有将级别的额度具体化,也就是说无论怎么发展下线,会员都无法升级,更拿不到一分钱的报酬。
除了用每级差异明显的奖励做诱饵,促使会员更费尽心思实施诈骗之外,这个组织内部还有连坐惩罚机制,主犯陈某通对每个 家庭 都有要求,每天的收入低于1000元 家庭成员 就会被罚做俯卧撑或是抄写笔记等。
长期不达标的 家庭 ,内部会采取末位淘汰制,将绩效最差的成员调至别的 家庭 中或是淘汰。
 \  家庭 是一个个子单位,由 家长 具体管理,一定数量的 家庭 组成区域,由区域负责人统筹大小事务,每个区域负责人直接对老板负责,这个团伙层级分明,从基层会员、家长、初级。
中级、区域经理、老板,已经超过了三层。
该犯罪团伙内部分工明确,有专门负责给会员租房子、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 网管 ,有负责做思想工作和上课的 讲师 ,还有 巡察 ,主要检查每个会员有没有不利于组织管理的行为,例如在团队内进行反传销宣传或者不求上进的、不按时上交诈骗金额所得,不听从组织指挥安排的。
 \  因为有严格的奖惩制度,这个团伙每个成员对陈某通都是言听计从,心甘情愿地沦为他实施诈骗的 工具 ,每天将诈骗所得以红包的形式转到陈某通的账户,资金流水一年可超过1000万元。
  先打外围再打核心 集中收网抓获头目 宝安警方通过被骗者提供的线索,顺利打掉了这个传销诈骗团伙,但随着进一步的深挖扩线,发现这个团伙只是整个诈骗集团一个很小的分支、冰山一角。
由于警方零星打掉了几个小的团伙,对于该类传销诈骗团伙的破坏性非常有限,只有抓住核心成员,特别是该诈骗团伙的老板,破坏整个金字塔的顶端构造,破坏现有成熟的管理模式,传销式的婚恋诈骗警情才有可能显著下降。
 \  为了彻底摧毁这个传销组织架构的诈骗集团,专案组民警采取了先打外围再打核心的战略,6月26日, 5 17 系列交友诈骗犯罪案专案组进行统一集中收网,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06名,冻结赃款40余万元,缴获手机173台以及用于作案的银行卡、身份证425张,还有相关培训手册、账本等一批作案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