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亿“融资城”非法集资案 实控人判无期 28人判实刑

曾经名噪一时的 融资城 案,就在昨天下午审判落幕! 8月23日下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 融资城 董铭等28人涉嫌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一审进行公开宣判。
法院做宣判如下: 一是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董铭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亿元; 二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被告人王连林、葛绍勇、杨小山、柯立新等27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不等刑罚,并处以罚金; 三是赃款由公安机关继续追缴,追缴部分依法分别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四是在案扣押、冻结的款项依法分别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五是在案查封、扣押的房产、车辆、股权、物品等变价后依法分别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不足部分责令继续退赔并依法按照同等原则分别发还。
\ 再来还原案情: 2009年3月,被告人董铭以其控股公司交叉持股方式成立深圳市融资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深圳市融资城网络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并建立互联网投融资平台。
董铭等人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以投资理财、投资入股等方式非法集资,使用自融、 新包还旧包 、截留融资款等方法非法控制集资款,累计向5240人非法集资人民币49.45亿余元。
根据通报,法院认为,被告人董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进行非法集资,集资后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生产经营活动的盈利能力不具备支付全部本息的可能性,且主要通过借新还旧归还本息,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
被告人王连林、葛绍勇、杨小山、柯立新等27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数额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当年的融资城 在我们已经习惯了商业道德缺失的P2P自融、资金链断裂、跑路的剧情后,再反过头去看深圳融资城,对于当年还惊呼魔幻的现实主义,现在只觉得套路花哨而低级。
这家2009 年便成立的平台,死活自称为 全球首创的中小企业资产盘活服务系统 的平台,曾在官网上将自己的业务概括为融资、投资、理财、贷款、典当、担保、租赁、风投、创投、项目招商、天使投资、基金、信托等各种你能想到的金融牌照和非持牌业务。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家爱给自己加戏的、比交易撮合多点功能的类P2P。
复盘融资城的玩法,很有必要 这家非法吸收五千余名投资人本金约人民币 49.45 亿元的平台,创造了很多现在还在被沿用的野路子。
正所谓现在的P2P行业:好的如出一致(都是小额、分散、真资产),坏的千奇百怪(下文各位慢慢看)。
  复盘融资城骗术 法院短短数百字的判决背后,是5200多号投资人的心血被骗,以及他们苦苦长达快4年的维权。
  现在总结融资城非法集资骗术,核心真的是 太能装逼 。
来一点点揭开: 1花哨的定位: 记者在2015年5月以 民间融资平台 定义融资城,并且发出其负面报道时,该司主动联系记者,反复向记者表示,自己不是P2P类型平台。
它自称为 全球首创的中小企业资产盘活服务系统 的平台,在官网上将自己的业务概括为融资、投资、理财、贷款、典当、担保、租赁、风投、创投、项目招商、天使投资、基金、信托等各种持牌的、非持牌的金融业务。
就官网展示的功能而言,可归纳为 P2P+企业资产转让+金融信息中介+项目招商 。
说融资城花哨,是因为它一直有意识地以一些 创新式 叫法来区别其与其他任何一种互联网金融业态。
比如,投资人/借款人被称之为 网主 、标的性质描述被称为 服务需求 ,资产包的融资方被称为 运营商 、类似转让方的角色被称为 挂包服务商 、募资中项目的信息发布被称为 路演 ...... 而同样的文字游戏也被运用在了项目合同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