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人士蒋德胜: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大学生成重灾区

6月中旬,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表示,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
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凤凰网财经在发布《郭树清呼吁警惕非法集资非法集资到底多疯狂?》一文后,多个用户爆料多家公司涉嫌非法集资,上万人被骗,资金规模百万到上亿不等。
目前,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四大民间高返平台相继 爆雷 。
为进一步揭露非法集资的手法、产业链、演化历史,凤凰网财经特推出专题组稿,帮助读者认清非法集资真相。
 \蒋德胜与警方合作打击传销(右三为蒋德胜)  2017年,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陷入了传销组织,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作为非法集资中最恶劣的一种,传销由来已久。
为此,凤凰网财经对家对话了自身反传销人士蒋德胜。
蒋德胜认为,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危害大,大学生成传销重灾区,建议全社会一起重视打击传销。
  大学生起码占一半比例 有些在传统行业的成功人士,受到经济环境影响,而转投传销的。
去年我在河北衡水接触的一位身家数千万的建筑商,由于被开发商拖欠工程款,业务难以为继,于是想转行。
在此期间,被朋友约到广西参加了所谓企业家沙龙,随后他就放弃了原来行业,搞起了资本运作传销。
他的人脉很广,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
像他这样在传统生意中,做得比较成功的人士,在传销组织中大有人在。
传销组织里网罗了各行各业不同能力、不同层次的人。
学生陷入传销的数量,可能没法统计出准确的数字,根据我们近几年解救的案例来看,大学生起码占一半的比例,而且呈上升趋势。
我们曾帮助一个广东韶关的家庭。
这个家庭十分贫困,父母含辛茹苦培养出了两个女儿。
姐姐是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工作一年就被骗入了传销组织,三年没有回家。
妹妹在四川某大学毕业后,也被姐姐骗去搞传销,一年没回家。
家属找到我们,去了河北廊坊,设法见到了妹妹,经过我们醒脑劝导后强制带回了家。
姐姐却被传销组织转移,从此失去了联系,非常可怜。
去年我和我们网站的志愿者,在成都某大学,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劝导教育,成功使六名痴迷传销的大学生迷途知返。
当时我们请他们的老师出面,以准备论文答辩的名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骗回学校。
他们本来打算不参加论文答辩,毕业证也不要了。
可以说传销对大学生的危害,可能会毁掉其一生。
我的手机里有近4000个号码是与传销人员相关的。
我大概统计了一下,其中大约有1300多人,我和他们面对面地交流过,其余的一些中毒不深的,是通过电话和网络帮助的。
我们每个资深志愿者的手机里,都有上千个这样的号码。
这些年,我和网站的志愿者们,曾多次潜入传销组织进行卧底取证,配合警方、执法部门打击传销组织,对解救出的传销痴迷者进行集体反洗脑工作,也多次到大学里做针对应届毕业生的预防传销演讲。
我和我们网站上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挽救了很多传销受害者及其家庭,可以说对社会的和谐稳定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这几年我在反传销过程中发现,传销组织的发展进化非常快。
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传销也变得更加隐蔽和高效,从传统的线下、异地传销,向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转变。
随着社会对传销打击力量的加大和对传销手法的宣传,人们防范意识增强了,原来空手套白狼的传销组织方式已经衰落。
新型传销特点之一,更注重道具,注重包装。
比如,重金请一些社会名人、专家学者甚至政府官员站台,这种传销诱惑性更强,危害也更严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