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传销20年:南北派传销及它的“洗脑套路和话语体系”

\ 今年是我国全面禁止传销的第20年。
1998年4月21日,我国宣布不再允许任何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
20年来,传销的主要模式一次次转型,由最初的拉人头、骗人入伙、限制人身自由,发展成以互联网金融概念为噱头,宣称快速致富、一夜致富,迷惑性更强,模式趋于复合化,加入传销者不乏一些高学历、高智商的人。
国家各有关部门虽然一直在打击,但传销蔓延之势依然强劲,不得不令我们反思。
近日,三秦都市报记者采访了一线民警、民间反传销人士和有关专家,并梳理了大量资料,试图揭开传销组织的前世今生。
  洗脑套路 和 话语体系 2017年7月,23岁的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溺亡,让传销再度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人们在备感惊愕、痛惜、愤怒的同时,也会感到疑惑:传销何以有如此魔力? 传销起源于1980年末,当时仅是作为一种新型的营销模式而流行。
业内普遍的说法是,始于美国,后经日本传入我国,其标志性事件是日本一家磁性保健床垫(JapanLife)公司 偷渡 到中国,以传销的方式销售磁性保健床垫,迅速从深圳发展到广州并席卷了整个广东。
一直致力于反传销的民间组织负责人阮班军告诉记者,传销分为单层次传销和多层次传销。
单层次传销是推销员只能将产品卖给一个客户,不允许客户再继续发展新的客户;而多层次传销就是今天所指的传销,在当时也被屡次监管和查处。
阮班军今年32岁,曾是一名传销受害者。
2007年前后,他被朋友以介绍工作为名,带到了山东,一年后,又去了广西钦州,加入 1040工程 投资6.98万元,发展下线,到一定时候就能获利1040万元。
最早的传销是有产品的,我在山东时,卖化妆品,每套2990元,卖出去得越多,你的级别就越高,奖励也越多。
阮班军说,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传销独特的 洗脑套路 和 话语体系 ,组织者苦口婆心去美化这个行业, 他们打地铺、吃大锅饭过着 苦日子 ,却告诉你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实在说不通了,就打。
最典型的 话语体系 是 几何式倍增 和 五级三阶制 。
2015年,阮班军在西安成立反传销联盟,开始解救、寻找误入传销组织的人,通过公益演讲进行反传销洗脑。
只要听到 几何式倍增 五级三阶制 这两个词,就可以判定他做的是传销。
他解释说, 几何式倍增 是直销和传销通用的概念,即1变3,3变9,9变27,下线无限倍增; 五级三阶制 则是传销界的金字塔形奖金分配制度。
最高级别会拿到所有的奖励 一笔百万或千万级的财富。
\西安一处传销窝点墙上,写着的励志标语   南派传销 与 北派传销 互联网成为传销进入第二个阶段的助推器。
1998年4月21日,国务院颁布《关于禁止传销活动的通知》,拉开了传销治理的序幕。
《通知》要求,此前已经批准登记从事传销经营的企业,应一律立即停止传销经营活动,认真做好传销人员的善后处理工作,自行清理债权债务,转变为其他经营方式。
传销由此改头换面,完成了由有产品向无产品的转变,逐渐转入地下。
这个阶段已经很少看到产品了,他们传播的就是一系列发财致富的梦想、理念。
阮班军说,传销组织的头目会谎称,某个产品太昂贵,你目前没有能力购买,他们只能摆政策、列数据,把 资本运作 说成是国家支持、国外引进的先进金融模式,成立皮包公司,甚至虚构一个公司,从而诱骗公众参与。
与此同时,根据地域不同,传销分成了 南派 和 北派 ,两大门派之间虽然相互交叉,但最大的区别在于是否睡地铺、是否打人。
南派传销,主要是靠金钱引诱,依靠精神控制,不限制人身自由;北派传销则限制人身自由,时常伴有暴力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