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套路同样陷阱 传销类“山寨币”属非法

不同的套路同样的陷阱,专家提醒 近日,微信社群 三点钟区块链 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似乎一夜之间到处都在谈 区块链 ,甚至有人用 飓风 来形容这个风口 他们不眠不休地研究、讨论这项技术,这是许久未见的集体兴奋,仿佛错过几天,就错过了一个黄金时代;与此同时, 一币一别墅 的财富神话也成为币圈 励志 典范,无数小散排队入场,希望能赶上虚拟货币这趟实现财务自由的班车。
对此,有专家提醒,数字货币入门有极高门槛,投资者要学会区别真正的数字货币与传销类的 山寨币 ,小心掉入陷阱,成为疯狂币圈的 接盘侠 。
  小散排队入场, 私募 等场外交易火爆 在币圈,几乎所有小散都有 暴富 的梦想。
而 没有韭菜,哪来的市场。
韭菜才是币市的第一生产力 成为币圈的真实写照。
特别是在去年9月4日,监管命令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后,想交易的投机者们转战场外交易和海外ICO市场。
记者以 币 、 炒币 为关键词,在QQ群、贴吧等搜索到 亚洲币 、 中华币 、 米米币 、 中富通宝币 、 恒星币 、 维卡币 、 龙币 、 U币 、 善心币 等各种不同币种,可谓是眼花缭乱。
但其中的诈骗、传销 套路 ,几乎趋于一致。
一般会通过建立微信群、现场讲解等方式,组织、领导以推销虚拟货币,或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购买虚拟货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
其中费用也五花八门,有在百元以下级别的,还有千万元甚至万元级别的 入群费 。
被宣称入群后可以拿到最新炒币信息,得到庄家信息第一时间买入卖出等等。
去年刚刚排队进入市场的小散沐沐就告诉新快报记者,很多小散跟她一样, 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从各种渠道获得内幕消息,翻墙去查资料,不想错过这个 炒币的黄金时代 。
安林是一名普通的小职员,半年前也跟风进了场。
当时花了10000元买山寨币,半小时就只剩下6000元了。
他对新快报记者表示,当你以为跌到谷底了不会再跌的时候,却发现买进去以后还会大跌。
安林说,大多数像他一样的普通人都是抱着 宁愿亏死,不要后悔 的心态来炒币,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这样,每天只睡四个小时,都炒得快秃顶了。
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新快报记者发现,此前朋友圈的一个所谓一家P2P公司的创始人最近正在募集资金准备炒币。
很多朋友打款很积极,虽然手续还没办好但希望我们能种子、天使a轮、b轮一直下去,已经建了8个众筹群了,群只会不断增加,这个项目我希望越多人参与越好。
他更是公开在朋友圈表示, 人数太多了 ,并表示该项目在a轮前不会做工商资料变更和登记。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 ,沐沐告诉新快报记者,狂热的场外交易还催生了一个新职业 代投 ,这类代投中介一般都宣称有项目可以代投,要求成员交付一定的虚拟币和手续费。
如币圈里盛传的600ETH群,还有某些代投一个BTC会收10%的手续费。
但这相当于个人对个人的交易,我就遇到过给完币,宣布项目失败,人也失联的。
  层级式 拉人头 ,交易所好像 赌场 曾经有多年炒币经验的小辰对新快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代币在正式登陆交易所公开交易之前,会在私募阶段募集一轮资金。
在私募阶段,代币的份额销售模式跟微商销售几乎没有区别,很多时候都是通过圈子之间的口口相传,形成各级分销商,一层一层向下销售,售价由上到下依次提高。
目前,很多投资者都是通过交易平台进行各类币种的交易,自然也会把币存放在交易所账户之中,在交易平台还没有纳入监管范围内,也没有上线诸如资金存管、虚拟货币存管等防范措施,意味着交易所偷你的币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2018年1月15日,北京海淀警方破获一起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嫌疑人仲某用自己管理员的权限,修改某交易平台电脑内应用程序,盗取100个比特币,价值数百万元。
据一位币圈的IT男向新快报记者表示,由于虚拟币采取的电子生成方式属于代码共享,架设网站、炮制一款 山寨币 的成本极低,模仿比特币发行一款 山寨币 ,仅需要更改代码,数千元就能搭设网站,个别 山寨币 交易所更堪称 交易规则想改就改,历史行情想删就删 ,一旦行情不妙,平台立刻出手,或者调整交易规则,或是推出 T+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