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面破解非法传销犯罪惩治难点

当前,随着我国对非法传销活动不断加大打击力度,非法传销得到一定遏制,但其不断转变方式,名目更加繁多,渠道更加隐蔽,组织更加严密,手段更加恶劣,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
为有效打击传销犯罪,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中更是进一步明确规定: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但在司法实务中,查办非法传销案件还面临着诸多问题。
一是难以查清全案事实,影响深挖共同犯罪。
传销组织严密,一个级别的组织领导者只知道自己级别的事。
下一级别人员对上一级别人员的情况知之甚少,所以难以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致使全案犯罪事实难以查清,影响深挖共同犯罪。
二是追诉标准不尽合理,实际操作难度大。
当前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立案标准要求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要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
但在司法实践中,很难认定行为人在传销活动中所处的层级,一般仅能以非法拘禁等犯罪行为对行为人具体实施的行为定罪处罚,而对非法传销行为本身却无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是对 情节严重 情形没有明确规定。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在量刑上分为两档:第一档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第二档是对于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由于目前法律只对传销犯罪的立案标准有明确规定,对量刑情节中的 情节严重 或者 情节特别严重 的情形,刑法及司法解释均未作出明确规定,导致实践中操作性不强,影响了打击传销活动的力度。
四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罪数形态尚未明确。
传销活动具有多重社会危害性的特点,一些组织、领导传销者往往会对被骗来参加传销活动的人实施非法拘禁、非法搜查等犯罪行为。
那么,对于上述犯罪行为是只能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还是应当对其进行数罪并罚?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规定。
五是相关职能部门尚未形成合力。
近年来,非法传销活动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日益突出,加大打击力度尤为重要,但在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之间如何衔接,仍然存在信息沟通不畅的问题。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担负传销行为规范管理职责的主要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打击非法传销的法律依据也主要是一些行政法规。
如今,打击非法传销活动已上升到刑事领域,如何在工商部门、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建立起联合打击传销的长效机制,是当前亟须解决的难题。
  针对上述存在的问题,为有效打击传销犯罪,笔者认为应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加强立法工作。
建议在刑法或司法解释中对传销犯罪作出全面、具体的规定,使传销行为的定性、立案标准、构成要件、量刑条件等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如对传销的非法营业数额、交易方式、交易情况、非法传销的产品质量、 情节严重 的认定作出详细的规定,为打击非法传销活动提供法律依据,增强打击非法传销活动的力度和效果。
明确罪数形态。
对于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对被骗来参加传销的人实施非法拘禁、非法搜查、侮辱等犯罪行为的,可根据重罪吸收轻罪的原则,仅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对参与传销人员实施故意伤害、杀人、强奸、抢劫、绑架等重度犯罪行为的,应当数罪并罚;对于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虚报注册资本设立公司、伪造经营许可证或其他有关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由于其实质是以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目的,犯罪方法或者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属于牵连犯,应从一重罪对其进行定罪处罚。
建立长效机制。
由于传销涉及面广、跨地域活动,因此,要建立相关部门联动机制,形成打击合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