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亲人深陷传销 男子欲劝妻子回头却被"拉黑"

  昨天,湖南的陈先生发现妻子将他 拉黑 了,而刚刚被解救回家的岳父执意要返回武汉,继续做 1040工程 。
陈先生介绍,今年6月份妻妹小春在武汉加入传销组织,今年7月底把妻子小兰也拉了进去。
她们姐妹两个跟我岳父打电话,说让他到武汉一起挣大钱。
9月1日,我岳父一个人带着几万块钱到武汉,也加入了传销组织。
9月7日,我跟大舅哥两个追到武汉,跟岳父说岳母病重,要见他们最后一面 。
陈先生说,昨天,岳父终于同意回家,小春和小兰却表示不想回去。
我们买了回湖南的车票,我跟大舅哥一趟车,岳父在另一趟车。
他比我们早回去两个小时,就是这两个小时出问题了。
陈先生说,岳父回家之后,发现岳母没有生病,意识到自己被 骗 ,就联系小春和小兰,让她们不要被 忽悠 。
岳父给她们姐妹俩通风报信,她们俩把我的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
陈先生说,在武汉的三天,他和大舅哥被姐妹俩带着在5个地方听过课,在两个出租房住宿过。
他把两个出租房的地址告诉记者,希望记者帮忙找回小春和小兰。
昨天,记者跟随九峰派出所民警赶到这两个出租房,准备继续解救陈先生的亲人,发现大门紧锁,无人应门。
我让9岁的儿子给小兰打电话,希望借儿子的力量把她劝回来,可是电话被拉黑打不了。
昨晚,说起妻子在武汉参加传销的事,陈先生这个打工十多年,被生活磨练得从身体到内心都粗糙了的湘西汉子,眼眶红红的。
三个人一共交了20多万元,每人69800元。
岳父在家发脾气,骂我们耽误他赚钱,我们找出来好多媒体报道,跟他讲传销是违法的,他也不听。
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现在一家人都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 。
  亲人被解救后仍执迷不悟怎么办? 专家支招给出五个 反传销药方 换位思考 反洗脑 当你累计一到二份你就是一名实习业务员,三到九份,你就是一名组长,十到六十四份你就是一名主任,六十五到五百九十九份你就是一名经理,六百份或六百份以上,你就是一名老总。
原以为把他带回来就脱离传销了,没想到他在家里像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天天闹着要回传销组织里。
上周,市民刘女士将弟弟小军从传销窝点里解救出来,却发现小军还沉迷在组织灌输的 发财梦 里,多次闹着要逃离家庭,返回传销组织,甚至以绝食威胁。
广东惠州的王先生也说,他的弟弟小明被带回家之后,同样每天在家里 大闹天宫 ,执意要回武汉做 项目 。
家人每天寸步不移地看着他们,感觉都要被拖垮了。
亲人深陷传销,究竟应该怎么办,才能让他们重返正常生活?对此,武汉晚报记者采访了武汉理工大学心理学专家何放勋、有9年反传销工作经验的志愿者叶某和武汉市打传办工作人员。
他们从心理学角度和实际工作方面,给出了一些建议。
  [药方一] 分析:武汉理工大学心理学专家何放勋介绍,参加传销者有较强的金钱欲望,被传销组织者当做弱点利用,利用心理学技巧,通过煽动性的语言,借助其他成员共同营造 打鸡血 的氛围,参与者在封闭的环境中感受到尊重和认可,他的理性防御和道德意识逐渐被摧毁,在盲从中对所从事的事情产生坚定的信任。
参与传销者连续数十天被重复地进行 思维刻画 ,已经形成了思维惯性,完成了自我催眠。
在这种心理状态下,即使被解救回家,已经形成的固定认知短时间内难以被摧垮。
何放勋建议:家属要换位思考,去了解被解救者的心理状态,避免 正面进攻 。
通过旁敲侧击的迂回方式,假装无意中聊到一件事,比如身边的哪个朋友曾经做过类似的事,结果损失了钱财,还耽误了青春。
哪怕是在新闻中看到的故事,加工成身边朋友的事,让他在无意中听到。
何放勋介绍,如果家属每天只是 短兵相接 地重复告诉被解救者传销的危害,反而会激起对抗情绪。
  [药方二] 让其做感兴趣的事 分析:刚从传销组织被解救回家,被解救者的思维还被传销组织者灌输的理论填充着,家人可以寻找其他事物,来填充他的生活和思维,让被解救者无意识中从传销的思维中剥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