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黑手伸向大学生 专业人士谈如何避开陷阱

刘哥,我妹妹可能被拉进传销组织了,刚从北海回来,你能不能帮忙去劝说一下,让她清醒清醒,她才是个大二的学生。
这个电话是大学生小张的姐姐8月3日从吕梁打给山西反传销联盟负责人刘李冰的。
随着23岁大学生李文星之死, 传销 又一次引发公众关注,触痛公众的神经。
一些过去不愿意对外人讲自家遭遇的,因为意识到传销的可怕,主动想求助专业人士,将自己的家人解救出来。
为什么传销黑手频频伸向大学生或者青壮年?现在的传销呈现什么样的特点?大学生落入传销陷阱该怎么办?连日来,记者采访了部分当事人家属、反传销志愿者、工商部门以及警方。
  事件回放 被姨妈拉入传销,套现+贷款交了5万多 小张的姐姐说,小张是个女孩子,吕梁人,性格温顺,20岁,在四川一所大学读大二。
今年暑期,小张接到了姨妈打来的电话,说邀请她到广西那边转转,来往路费姨妈包了,小张觉得挺不错,就一口答应了。
小张知道,自己的姨妈和表姐一直在广西那边打工挣钱。
小张是第一次去北海,到了以后才发现,姨妈参与了一种 资本运作 ,对方宣称通过一定的商业手法和专业金融手段,能让钱在短时间内不断翻倍、不断裂变。
小张大学学的是美术,对金融知识并不了解,跟着姨妈听课后,这家机构还专门安排一位 海外留学生 给小张单独讲述财富裂变原理。
看着这位 留学生 不凡的谈吐,听着不断蹦出的英文单词,小张觉得自己好像懂了一些。
但是,作为一名大学生,自己也没有钱,怎么投资?这家机构的另外一位年轻人帮助小张提高了自己的支付宝花呗额度,并且成功帮助小张套现。
为了增大自己的投资金额,小张还在这家机构帮助下,在针对大学生贷款的几个网络平台上先后进行了网络贷款,加上支付宝套现的金额,小张一共缴纳了5万多元。
因为实在没钱了,小张回到吕梁,打算叫自己的亲姐姐一起干。
还好,小张的姐姐意识到了妹妹可能陷入了传销,及时向专业人士求助。
  志愿者成功劝说,但交了的钱要不回来了 刘李冰是临汾人,他的所有身份都与 反传销 有关 中国反传销救助中心专业分析师、中国民间反传销志愿者、山西反传销联盟负责人。
即便有这么多身份,刘李冰8月3日去吕梁见大学生小张时,也只能以小张姐姐的朋友、一个搞过 传销 或者准备跟着小张干的人的身份,去见小张。
刘李冰自己也曾陷入过传销组织,那是2013年,他因为朋友一个电话到了安徽合肥去做工程,实际上是加入传销组织。
从传销组织脱离出来后,刘李冰开始踏上了反传销的道路。
见到小张时,刘李冰问: 你觉得这个生意怎么样? 小张闪烁着双眼说: 我觉得这个事儿可行。
刘李冰先让小张讲讲致富原理,然后帮助小张剖析存在的疑点,小张觉得刘李冰挺懂行,谈了大约两个小时,小张和姐姐与刘李冰告别。
在宾馆房间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刘李冰听到了小张的哭声。
大约过了几分钟,房间门再次响了,房门打开后,小张问刘李冰: 我的5万块钱还能要回来吗? 刘李冰说: 你的钱被几个层级分掉了,其中一层就是你的姨妈,如果追要,你们的亲属关系肯定会受影响。
整个过程,你是出于自愿,没有人胁迫,所以维权比较难。
话说得委婉,小张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小张的妈妈是家庭妇女,父亲是农民且身患重病,家里根本没有偿还这些钱的能力,小张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解释。
好在,身边还有姐姐陪着。
采访时,刘李冰的手机上依然有人不断打电话咨询,如何解救陷入传销的家人,也有来自 传销组织 的恐吓电话或短信,表示要 挖你家祖坟 。
  特征分析 传销有3个特点,南派北派各有套路 掉入传销陷阱怎么办?该如何辨别自己做的是不是传销?记者采访了太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的责任人。
有的传销会伪装成直销来骗人,其实直销和传销是有差别的,根据《直销管理条例》,企业从事直销经营,必须经过商务部批准获得直销经营许可,正规的直销在商务部的网站上是可以查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