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敢评“无传销城市”到不如评选“传销城市”

\  近日,从合肥市打传办传来消息,合肥市要求在10月以前将传销彻底 清场 ,并计划于9月申报无传销城市。
看来合肥决心要跟 传销之都 这个坊间称号脱钩了。
不过略嫌尴尬的是,据《江淮晨报》报道,早在2016年2月份,合肥市市长就提出当年年底要完成 无传销城市 目标。
据官方介绍,2016年合肥打击传销取得了 压倒性的胜利 ,但由于 仍有一定存量的传销分子存在 ,合肥未参加2016年度 无传销城市 的验收考核。
那么, 无传销城市 是怎么一回事呢?在 无传销城市 真的不会遇到传销吗? 无传销城市 说法,源自2013年工商总局、公安部、中央文明办、中央综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创建无传销城市工作的意见》。
该《意见》提出,力争用三年时间,全国80%的县级以上城市达到无传销城市目标。
  无传销城市 不表示没有传销 我们必须面对的第一个真相是: 无传销城市 不等于绝对意义上的零传销城市。
2017年7月28日下午,一对四川来的夫妻来到九江市浔阳区公安分局白水湖派出所求救,称女儿小周被骗至传销组织。
当日下午,警方成功解救了小周在内的2名受害者。
之后没过几天,8月初,九江市被认定为 创建无传销城市达标城市 。
虽然警方成功解救了受害者,但此事还是反映出九江市存在传销组织活动,那么 无传销城市 又是怎么达标的呢?这样的 无传销城市 评选,其意义令人怀疑。
再看另外一个案例。
2017年2月27日,广西公布2014-2016年度无传销城市,来宾市赫然在列。
而众所周知,来宾市曾有 传销天堂 之称。
当然,落后地区也要允许进步,在当地媒体报道中,来宾市被认定为无传销城市,是对该市打击传销工作的认可。
据报道,2016年来宾市破获了2起传销大案,涉案金额都在千万元以上规模。
但是 无传销城市 这个称号就更令人困惑了。
为什么分明有传销甚至有传销大案的城市,可以获评 无传销城市 呢?甚至会给人一种印象,会不会传销越猖獗的地方,越容易出打击传销的 成绩 ,也就更容易评上 无传销城市 ?  无传销城市 缺乏明确标准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是因为在国家层面,没有一个统一、明确、清晰的 无传销城市 认定标准。
标准是由各省、自治区自定的,一些标准弹性很大或过于随意。
比如甘肃省规定六种情形不得认定为无传销城市,其中包括 传销问题被省级以上媒体曝光的 。
难道传销问题的严重性跟曝光媒体的级别相关吗?很多地方都规定 打击传销有力 是必要条件,但这也是很模糊的标准。
在 无传销城市 下边还有 无传销城区 、 无传销社区(村) 等等。
评选办法是一级认定一级,也就是说,非 无传销城市 可以评选它下辖的 无传销城区 ,非 无传销城区 可以评选下辖的 无传销社区 。
比如合肥一直没有评上 无传销城市 ,但是2016年合肥市认定了它下辖的巢湖市为2015年度合肥市 无传销城市 。
还有,2015年天津市认定了7个区为2014年度 无传销区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没有静海区。
一级认定一级的本意是由下到上打击传销活动,但在实际中 无传销城市 、 无传销区 像荣誉证书一样层层颁发,有一种 比烂 的意味。
即使传销活动高发的城市,也要评出自己的 无传销区 ,传达的不是根治传销的决心,而是自我安慰的心理。
最重要的是,治理传销本就是相关部门的分内之事。
无传销城市 不该是一种荣誉,一种表彰,而是每一个有作为、有担当的城市的底线。
如果为了创建 无传销城市 ,而去搞运动式治理,评上之后便懈怠放松,那么传销还会 春风吹又生 ,这样的 无传销城市 也就毫无价值。
我有一个建议,与其评选 无传销城市 ,倒不如评选 传销城市 。
无传销城市 是白名单, 传销城市 是黑名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