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卧底传销窝点:逃跑时从18楼狂奔至1楼仅3分钟

据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今日凌晨通报称,7月14日,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发现一具男尸。
经查,该男子生前曾到静海区并误入传销组织,后因病情严重被传销人员弃于案发地。
目前,警方已将3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
传销组织内部什么样?是不是真要经历生死体验?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用他曾经在某传销组织6天的亲身经历,为大家讲述一二。
 \▲记者在传销窝点卧底是拍摄的照片。
  2016年12月12日凌晨2点,我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 晚安,北京! 关上手机,我回想起卧底燕郊传销窝点的 黑暗时光 :2016年11月26日到12月1日,和传销人员朝夕相处6天。
他们深迷成功学、大谈慈善、每天都在想方设法邀约亲戚好友参与其中。
跟这些拥有 致富梦想 者聊天中,我多次提出 传销 、 拉人头 等敏感词汇,目的就是想知道传销人员怎么看待传销。
他们对我卧底记者的身份从防备到严密防备,最终被我的 演技 所 欺骗 。
来自传销人员的信任,让我零距离接触了传销头目之一,曹兴刚。
第6天,我被催促缴纳49800元入会费。
那天,也是我逃跑的日子。
发朋友圈时,《 投49800回报450万 家庭式传销侵入燕郊》见报,新闻在 新京报 (2016年12月12日)、 重案37号 等微信公号推送,两个版的长篇报道将在清晨出现在北京的各大报刊亭。
那时,我时刻回忆起传销人员刘奇在窝点里面的迷茫,回忆起曹兴刚利用银行流水引诱传销人员拉人头入会的场景。
我想着,刘琦见到报道后会幡然醒悟,还是会怒不可遏?我不知道。
这是我从业3年多来,第一次卧底传销组织。
如今想想,6天时间,像在演绎一部大片,更是一场与 传销洗脑 的战争。
  睡在窝点唯一的大床上 2016年11月26日中午,我和大路(摄影部同事)来到位于北京东面和河北交界的燕郊。
这是三河市的经济发展大镇,很多人称之为北京 七环 。
因外来人口众多,很多在京上班族住在这里,跨地区上班,也被称为 睡城 。
大量传销人员也在这里居住。
在决定到燕郊传销窝点卧底之前,举报人和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就告诉我,这里传销由来已久,当地公安部门曾多次进行打击,但总是驱之又来,打击不尽。
我要卧底的是个号称 投资49800元,18个月后回报450万 的传销组织,它有个听起来很 友善 的名字 民间自愿互助众筹 。
传销头目系统化管理,美其名曰 同德系统 。
窝点在燕郊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里,出来接我的是刘奇,他来自内蒙古,是个拥有2000多只羊的养殖大户。
50多岁的刘奇接过行李箱,从小区门口到出租房的路上,他打开话匣子。
我了解到,没来传销组织前,他儿孙满堂,平凡而幸福。
为了赚钱,两个月前,好朋友把他介绍过来。
跟拍的大路止步于小区二期10号楼5层501门外,我和刘奇进入房间。
里面住着他的叔叔、弟弟、老家邻居,年纪最大的60多岁,最小的40多岁。
一个月前,刘奇像接待我一样接待了他们。
两室一厅的房间里住着六个人,客厅沙发旁有张折叠床,刘奇说,这是为新成员准备的位置。
两间卧室分别放着一张大床和两个上下铺的钢架床,像大学时的学生宿舍。
大床是为 领导 准备的。
刘奇介绍,该小区二期组织里的很多人,每个家庭都有家长,称为C1小家长,上面还有C2、C3家长, 家长 们会不定期来每个家庭讲课,独卧大床为他们提供休息场所。
卧底第一天,刘奇把那张大床给了我。
 \▲传销窝点日常的会议。
  把手机交出来 刘奇欢迎新来的每个成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