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網戀詐騙團伙浙江落網:長期空虛的單身漢最好騙

原標題:跨省網戀詐騙團伙浙江落網:長期空虛的單身漢最好

互聯網時代,不少人把對愛情的希望寄托在網絡社交軟件上,看似戀人間的柔情蜜意,也許背后是一群“摳腳大漢”。

記者27日獲悉,浙江泰順警方日前就順藤摸瓜牽出了一個網絡詐騙團伙,前往河北省順平縣一舉搗毀其中的三個窩點,現場抓獲28名犯罪嫌疑人,查獲作案手機、銀行卡等物品數百件。

數據顯示,2019年截至目前,這個團伙在全國各地進行瘋狂作案40余起,涉案資金超100萬元。

“我的‘寶藏女孩’騙了我”

“警察同志,我的‘寶藏女孩’騙了我!幫幫我吧!”,今年3月,李某(化名)急匆匆來到泰順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報案,民警聽得一頭霧水,誰是他的“寶藏女孩”?

經了解,李某在泰順縣筱村鎮一工地打工,性格內向,多年沒有交到女友,生活空虛。今年年初,李某在微信上使用搖一搖功能,“搖”到一個美女頭像的人主動添加他為好友,李某欣喜若狂,便開始聊天,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並確定了戀愛關系。

李某十分珍惜這份難得的緣分,深入了解后,李某發現對方有很多優點,還非常關心他,以為自己遇上了“寶藏女孩”。

雖然對方經常以各種理由找他要錢,不給錢就生氣分手,但李某對其錢財索求有求必應,甚至在為母親看病花光積蓄的困難情況下,仍用網上的APP手機軟件貸款,將貸款出來的錢匯給對方。

“她說她媽媽生病了,得了癌症,然后要借錢,還說要過來找我,過來找我沒有車費。”在一個月時間裡,對方先后騙走李某身上僅剩的6600多元。直至身無分文被對方拉黑后,李某才意識到被騙。

民警意識到,李某所謂的“寶藏女孩”很可能是一個詐騙團伙。

“當時對李某的遭遇很觸動,心裡想著就算跑到天涯海角都要抓到嫌疑人。”泰順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潘德鋒說道。

接警后,泰順警方高度重視,分析研判犯罪嫌疑人的活動區域。經深入研判后,民警鎖定了嫌疑人的藏身地點。10月21日上午,遠赴河北採取行動,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實施統一抓捕。

在抓捕現場,民警發現一個十平米的小屋中居住了20多個年輕人,並且吃住都在一起,平時就席地而睡,生活簡約,居住條件很差,“食堂”疊著一堆白菜。民警現場共抓獲28名犯罪嫌疑人,查獲作案手機、銀行卡等物品數百件。

“那種找不到女朋友,又長期空虛寂寞的人最好騙”

經調查,這個團伙以家庭小組為單位,內部有經理、主任、組長等層級架構,實行軍事化生活管理,並通過網絡交友發展形式戀愛關系進行詐騙。

今年29歲的小鄒是該詐騙團伙的主任,屬於核心人物之一。很難想象,他曾經竟是詐騙犯罪的受害者。

原本在湖南做土地監測的小鄒,,工作枯燥且悠閑,收入也並不高。2017年,他偶然間接到一名女性網友電話,讓他前往河北見面。剛開始,這名女性網友和幾個年輕人只是帶著小鄒逛街買東西,偶爾打打牌。等小鄒逐漸融入這個年輕人團體之后,就有專門的人來給他講解一種銷售模式。

“在那個環境和不斷的洗腦式講解下,人很容易對現實生活產生不滿,對功成名就和光宗耀祖的欲望也更加強烈。”隻要帶上身份証交2900塊錢就可以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正是通過這種“拉人頭”做業績晉級的模式,這個詐騙團伙不斷壯大。

詐騙團伙成員從網上下載美女頭像,通過微信等聊天軟件展開聊天模式,對於一些不到窩點赴約的受害者,詐騙團伙就通過暗示、熱聊等方式,主動建立與受害者的感情關系。一旦確立關系,就改為“老公”等親昵的稱呼,開始騙錢。受害者一旦起疑心,團伙中的女性成員就會通過語音來消除懷疑。

針對一些見面欲望比較強烈的受害人,團伙會設計騙他入團,發展為成員。以“有錢了就可以結婚”等幌子蒙騙。一些被拉入團伙的受害人甚至會自己花錢做業績,以獲取團伙許諾的高額“空頭支票”。

“那種找不到女朋友,又很渴望找到女朋友,長期空虛的人最好騙。”當民警問及何種人群容易上當受騙時,小鄒說道,許多受害人正是警惕性太低,才落入他們的網絡交友陷阱。

“被你們帶上車的那一刻,我才醒悟,我不知道怎麼面對親人,不知道怎麼面對朋友,甚至都不知道怎麼去面對自己。”小鄒留下悔恨的眼淚。

經過30個小時,1700多公裡的長途跋涉,28名嫌疑人已被泰順縣公安局從當地帶回羈押在溫州市看守所,相關案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見習記者 周悅磊 通訊員 范榮 庄徐)

{}